顾云念磕了磕桌子,洛溪很是自觉地把手伸过来。

看着顾云念给洛溪把脉,季千竹敏锐地察觉了不对。

“到底怎么回事?”季千竹问道。

洛溪向顾云念投去询问的眼神,顾云念垂着眸,只淡淡道:“这是的事,随便说不说!”

意思也是季千竹是可以信任的。

这事也没什么隐瞒的,洛溪就把吴静怡给他下药的事告诉季千竹。

作为刑警,见识过了各种奇葩的案件,她还是忍不住吐槽了一句,“卧槽,最毒妇人心。早听说吴静怡心狠手辣了!”

又担心地问道:“没事吧?”

“有念念在,怎么会有事。我这脸,都是吃了念念给的药装的。”洛溪笑着说道,然后看向顾云念,“我的身体没事吧!”

“没事!不过注意一下,小心吴静怡不放心,或者生了怀疑。”顾云念提醒道,又拿出几瓶药给洛溪。

一些是维持洛溪伪装的,一些是保护洛溪内脏的。

伪装的药,多多少少对身体都有害处。

迷你裙美少女酷夏打网球图片

等事情结束,洛溪的身体还要好好调理才行。

“现在进度怎么样了?的身体不能久拖,这个药,最多吃半年,加上之前中毒的损伤,必须来找我调理身体。”顾云念提醒道。

“快了,有奚四少帮忙,最多年后,就能全部解决。”洛溪没有细说他都做了什么,不想污了顾云念的耳,虽然已经见识过顾云念的狠。

吴静怡一直有派人盯着,洛溪不敢在这边多呆,回自己公寓了。

季千竹就打电话帮顾云念打听了Y国少年冬令营的事。

过了一会儿挂了电话,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看得顾云念一头雾水。

“怎么了?”顾云念不解地问道,什么事这么好笑。

季千竹眼泪都笑出来了,止了笑,才说道:“能不好笑吗?们也太狠了,逼得人家R国要求更改活动规则,把比赛,改成了冬令营,美曰其名作为新世纪的少年学生,不能是只会学习的书呆子,还要德智体美劳全面综合发展。”

顾云念还是一头雾水,对之前的比赛内容,她根本不清楚。

“到底怎么回事?”顾云念问道。

季千竹抿嘴解释,“原本的比赛是在十二月,是数理化综合实践比赛。现在改成了冬令营,时间定在三月末,复活节的假期。比赛也不限制于实践赛,还有武术、文艺等等各种才艺的比赛。”

“因为要求参加的人,必须是上次交流赛的成员,不许换人,所以叫们来,就是考察们的才艺的。每人至少要保证有一样拿得出手,不会的会在这几个月进行紧急培训。”

顾云念疑惑道:“上一次比赛前,不是已经考察过了吗?”

“不一样的,上一次只是表演。不过我问了,就是走个过场,会古琴这一项就够了。如果还会其他的才艺就更好,毕竟古琴是华国的传统乐器,本国喜欢的人都不多,国外能理解的人就更少。这是我朋友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