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了夜修的话,百里落嫣的心里生出一股熊熊的怒火,她就说嘛,那个王八蛋吕明看向夜修的目光总是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原来是这样啊,现在再想想吕明的眼神,那根本就是将夜修视为他的玩

物,可是现在玩物儿居然直接压了他一头的压抑制,愤懑还有更多的不甘,以及想要重新得到。

看得出来这件事儿其实是夜修的一块心病,只怕如果不能帮着夜修解开这一心结的话,他修炼的道路便会有尽头,而且这个尽头只怕也会很近。

于是想了想百里落嫣问:“酒池肉林什么时候还有?”

“在咱们进入秘境之前的三天,酒池肉林一旦开启,那么所选中的弟子便可以在里面狂欢三天,美酒任喝,美食任吃,美人任……”下面的那个字,夜修的嘴唇噏动了好久也终于还是没有说出来。“呵呵,如此说来那倒是快了,放心吧,这事儿交给我了,既然和吕明的恩怨起自酒池肉林,那么便也在酒池肉林里了结了吧,我不希望进入秘境后也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百里落嫣已经有了主意

。“师姐……”夜修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刚才为什么会在百里落嫣的面前将自己的伤疤撕开给她看,甚至就连他自己都不敢去碰触那份记忆,每每想起那是一种无与伦比的痛苦,每一次他都会痛到无法呼吸,那是

一种如同羔羊般的屈辱,那是一种让人几欲发狂的压抑……可是他却没有想到在听了自己的话这后,自己的这位小师姐居然没有嘲笑他,反而还要帮他解决掉吕明……

“妈的,混蛋,那个王八蛋居然敢如此对,老子一定要打爆他的狗头!”

很??????明显,百里落嫣并没有她表面上所表现出来的那么淡定,少女直接抱起了一坛子酒摔碎在脚边。

小黑子看到了少女难得的暴怒,不由得抬了抬眼皮,目光很是有些复杂地看了一眼夜修,这个死女人才和这个小子认识几天啊,居然这么快就真的将他当成是师弟了……

好吧,这位兽爷这是忘记了人家两个本来就是货真价实的师姐和师弟好不。

当然了某个小黑子是绝对不可能会承认自己这是在吃醋,可是他的心里就是不舒服,啊啊啊,好不舒服啊。

甜美小辣椒清纯动人

夜修看着那摔碎的酒坛子,里面的醇香的酒液在地面上迅速地扩散开来,低头看去还可以看到在那清亮酒液中自己的倒影。

“师姐,谢谢。”夜修真诚地道。

“傻瓜!”百里落嫣一挥手将这里的美酒尽数收进了空间戒指,然后一拍夜修的胸口:“是我师弟,我是师姐,师姐罩着师弟不是应该的吗。”

说着,百里落嫣便已经抬脚走出了酒窖,看着少女那鲜衣背影,夜修的脸上笑容泛起了层层波光,这种感觉真的是太好了。

“喂,小师弟还不快点跟上,咱们刚办法了偷鸡摸狗的事儿,接下来还要去干破坏的事儿呢!”百里落嫣没有回头,只是扬起手招了招。

“师姐等等我!”夜修脸上的笑容第一次有了温度,他身上的冷意也在这一刻有了冰雪消融的时刻。

……

只是在这两小只离开后不久,一道偷偷摸摸的身影一边用力吸着鼻子,一边追寻着酒的香味,现在他终于摸到了酒香的来源之把了。洪天波现在可真是高兴大发了,那个死丫头今天晚上不在,所以他老人家便十分英明地选择在确定那死丫头不会突然间杀个回马枪回来的时候,悄悄地溜了出来,嘿嘿嘿嘿,小老头的心里现在别提有多愉

快了,看看,他就觉得他今天晚上的运气还是委膛错的,果然不出所料,刚出来还没有好好地在欲仙宗里转悠呢,便闻到了一股诱人的酒香,所以美酒,哈哈,他洪天波大爷来也。

于是洪天波便如同一阵刮起来的旋风一般,便冲进了酒窖里,可是那欢乐的脚步却终于嘎然而止了,因为他看到了,他看到了一个空空如野的酒窖,看到了一个碎掉的酒坛子,还有那流了一地的酒液。

妈蛋的,心疼啊,洪天波现在可是不只是心疼就连肉也跟着疼啊。现在看到这样的情况,洪天波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指定是自己那个不孝的大弟子拉着自己那个如同乖宝宝一般的二弟子过来,然后那个死丫头不但拿起了这里所有的美酒,然后居然还很不厚道地摔碎了一

坛子!

“浪费啊,这个死丫头难道就不知道浪费是一件很可耻的事情吗?”洪天波一边说着一边蹲下身,小心地端起了一块坛子底碎片,在那上面还残留有大约一小碗的酒水。

美滋滋地品了一口,洪天波的一颗心居然更心疼了,这是多么好的酒啊,那个死丫头就这么舍得砸……而这个时候在吕明却是将一大批弟子聚齐到了自己的身边:“哈哈,和大家宣布一件事儿,因为又快要开始酒池肉林了,这一次我特意向三位宗主申请了,由我来安排,所以从现在开始我需要大家一起来帮

我。”

听到了这话,一众弟子一个个都眼巴巴地看着吕明,出于对这位大师兄的了解,他们知道现在既然这位大师兄都已经将话说到这份儿上来了,那么一定会有什么好处等着他们呢。果然便听到吕明接着道:“这一次的酒池肉林规模要比以往的都要大,而且三位宗主也都同意了,到时候我们欲仙宗所有的弟子还有炉鼎都必须要参加……”话说到这里,吕明的眼里闪过了一抹得色,夜修我倒是要看看这一次还想怎么躲过我,是我的,必须也只能是我的,还有的那个伴侣,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那个女人的名字似乎叫做百里落嫣吧,呵呵,只怕不会知道三位宗主对于那个女人也

很有兴趣呢,不然他们怎么可能会同意我的建议呢?而众人微怔之后,一个个也都立刻反应过来大师兄说的是什么意思了,也就是说他们不只可以和炉鼎共同狂欢,就算是欲仙宗内的人,以前他们只敢看看,而不敢下手的人,也可以在那三天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