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天后,西苑旁的府右街乙27号。

方辰看着警卫森严的大门,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对着一旁的金秘书长说道:“金秘书长,这真是麻烦你了。”

金秘书长微微一笑道:“为方总这样的企业家保驾护航是省里的职责,而且说实话像方总这样年轻有为的企业家,我们岭南不知道加以爱护,那岭南的经济怎么能发展!郭书记在我走之前,专门还提点了我几句,说如果有事情的话,可以找他,由他来处理。”

听了这话,方辰的心瞬间安定了不少,甚至受宠若惊,岭南已经把自己提到了,和岭南经济是不是能够发展的同一高度了!

这显然是传递给他一个信息,那就是岭南是他坚强的后盾,甚至就连一把手都准备亲自下场了。

那他还怕什么!要知道岭南的最高领导,和直辖市一样都是高配的,除了最上面的那几位,下来就是郭书记这个级别的存在。

说到这,金秘书长笑了笑,“其实也不用担心,上面说了,就是一个普通的问询,想向你询问一些关于俄罗斯的事情。”

然后,金秘书长有些艳羡的看着方辰,能让书记说这样话的人实在不多。

不过,方辰也值得其这样做。

现在关于方辰的事情在刻意的封锁下,还没有向国扩散,但是像他这个级别的人,基本上对于方辰有了大致了解,而他为了执行这次任务,还专门多了解了一些方辰。

资产数十亿,方辰不但是俄罗斯首富,也同样意味着是华夏首富,对于这样国经济的标杆性人物,省里自然是要多加爱护的,郭书记会说这样的话也就不奇怪了。

再者说了,看在小霸王在岭南解决了五六千人就业问题的面子上,那也值得省里面对方辰如此的爱护了。

森女系美少女背带裤圆框眼睛林间唯美写真图片

随着接待人员,方辰穿过了七八个走廊,大厅,这才来到了一个会议室中。

大眼一扫,方辰瞬间倒吸一口冷气,他虽然能想到是三堂会审,但是没想到是如此大的阵仗。

十来张桌子都坐满了人,整个会议室足足有快三十个人,他看了看桌牌,有中联,外交,国安,财政,商务,中外办、参事室等等,当然还少不了办公厅的人,毕竟这里是办公厅的地盘。

而且,令方辰惊奇的是,在中联的桌子后面,看到了一个认识的人。

也不说认识吧,但知道对方是谁,也见过面,只是没有打过招呼而已。

方辰对这些国内的官员着实是唯恐避之不及,怎么会主动送死,而这位恐怕是为了避嫌吧。

“方先生好久不见了。”那人站起来打招呼道。

“崔大使,好久不见。”方辰笑着握了握手。

虽然不熟,但是能在这时候,有这么一个曾经见过的面孔,方辰的心里顿时感到了莫大的安慰。

而且看这座位的排序,恐怕这次问询也是以崔大使为主。

这位就是中联部驻苏维埃大使。

一般外交事务都有外交部负责,但是例如苏维埃,南高丽这样兄弟国家的外交事务,则有中联部负责,这是党的组成机构。

而像苏维埃这样的重要国家,驻外大使的级别都是比较高的,崔大使是正儿八经的副省级。

崔大使热情的握着方辰的手上下摇晃着,“以后我在苏维埃的工作,还希望方先生能够大力支持。”

别人不清楚方辰在俄罗斯的能量,他岂会不清楚,关于方辰的事情还都是他报上去的,有了方辰的帮忙,他的工作自然就要好做一些了。

方辰笑着说道:“有国家做后盾,崔大师你的工作,我支持不支持,恐怕差别不大,不过作为一个华夏人,你的工作,我肯定是要百分百支持的,毕竟华夏利益高于一切。”

闻言,崔大使微微一震,然后也笑着说道:“华夏利益高于一切。”

而方辰注意到,此时其他人看向他的神情也突然一变,变的柔和了一些。

方辰心中长吁一口气,这时候说点漂亮话,还是有用的。

再说了,作为一个土生土长,世世代代生活在华夏的华夏人,更甚者他还是党的接班人,刚才的话也是他心中的真实想法。

只不过问题是,前世他到了死的那一刻,也没等到要他接班的消息。

“行了,那就直接说正题吧,方先生时间宝贵。”崔大使环顾一下四周,笑着说道。

众人纷纷点头。

方辰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果然没出他的所料,问询的事情,是崔大使主导的。

“方先生,在座的都是自己人,你有什么想法都可以畅所欲言,当然了,你如果有什么不想说的,不方便说的,也可以不说,这个我们都可以理解。”崔大使正色说道。

方辰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那我问您,您对苏维埃的未来有什么看法吗?”

这个问题方辰也早有所料,直截了当的就说道:“苏维埃恐将解体,现在各加盟国都已经对苏维埃离心离德,而且最关键的是,苏维埃的主体,俄罗斯已经选出了民选总统,这说明大部分的民众已经抛弃了苏维埃。”

如果赞同苏维埃的话,那么选举也不会闹出如此大的声势了,获得那么多民众的支持。

“方先生,你觉得这个趋势无法挽回吗?”有人说道。

方辰注意了一下,是参政室的人,他摇了摇头,说道:“苏维埃,重疾难返,无力回天,除非上帝亲临,要不然谁也救不了苏维埃。”

除此之外,那恐怕就要列宁和斯大林复生才行,他觉得这个比上帝出现更难。

方辰说出这话之后,大部分人都是面无表情,只有一小部分人露出了些许的震惊,但却是一闪而过,很快就恢复如常了。

现在已经不是两年前,东欧剧变还没有出现的时候,现在已经到了这个节骨眼,就像方辰说的那样,俄罗斯总统已经选出来了,这足以证明民众们已经不再支持苏维埃了。

他们这些人都是对苏维埃有着广泛深入了解的,对苏维埃即将解体的事情,心中早已有了肯定的回答,大部分人觉得现在存在的只是时间问题,而不是解体不解体了。

“那你认为叶利钦这个人怎么样?”崔大使问道。

“你觉得那?”方辰笑着反问道。

崔大使楞了一下,着实没想到方辰居然会反问他,推了推眼镜,然后缓缓的说道:“叶利钦总统,挺爱喝酒的。”

他很有可能成为首任的驻俄罗斯大使,对于俄罗斯的总统,自然不好做出什么负面评价。

但是这句话,却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

闻言,方辰的嘴角不由的一撇,笑了起来,正所谓闻弦而知雅意,他知道崔大使话里的意思。

叶利钦的确是以爱喝酒而出名,喝完两斤酒,下去游个冷水澡,接着喝。

就连方辰都不止一次的看到其,满身酒气的和人交谈,或者下达指令。

反对派在攻打克里姆林宫的时候,他在喝酒。

访问德国的时候,他在喝酒,而且还跳上舞台,将军乐队指挥棒抢在手中,对台下撒飞吻,震惊世界。

访问美国的时候,喝醉了,穿着内衣裤,和美国的出租车司机侃大山,直到特工找到他。

甚至来华夏的时候,不顾刚做了六个月的心脏搭桥手术,仍旧执意要喝茅台,俄罗斯第一夫人劝阻其,其还威胁说,下次就不带第一夫人来了。

误事,愚蠢,头脑不清醒,等等这样醉酒后,所呈现的特点,在叶利钦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

甚至叶利钦的一生都在醉酒状态下进行的。

可以说,叶利钦是大国元首中水平最烂的那一流,比起华夏,美国这样的大国领袖来说,简直被甩出去十条街不止。

叶利钦接手俄罗斯的时候,俄罗斯的综合实力比华夏强三五倍,不论是人均收入还是资源占比,以及军事力量,各方面都比华夏强的太多。

可是三十年过去了,俄罗斯的经济实力还不如岭南一个省,比起华夏来说,俄罗斯简直相当于后退了四五十倍。

这还是天佑俄罗斯,出了一个弗拉基米尔同志,要不然俄罗斯早让叶利钦折腾的二次解体了。

可惜,弗拉基米尔同志奶了俄罗斯十八年,也没让俄罗斯变成一个强大的国家,只能说勉力残喘着而已。

在方辰的心中,能和叶利钦媲美的只有,曼德拉。

甚至以几乎凭一己之力给自己祖国造就的后果而言,叶利钦当之无愧的是二十世纪最差政治家。

他是彻头彻尾的机会主义者,为了自己所谓的理想,所谓的还政于民,反对苏维埃的统治,几乎彻底毁掉了俄罗斯,让俄罗斯民族再无成为世界顶尖大国的可能。

俄罗斯的失败,几乎都建立在叶利钦的一己私利、以及行为上糊涂短视。

他主动拆散苏维埃,使用休克疗法,推行假选举又独裁转权,任由寡头控制俄罗斯政治,被美国忽悠的拆掉一个个对于国家有着战略意义的武器装备。

声称为了民主,却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炮轰民选议会,屠杀民选代表,行独裁之实。

在叶利钦的统治下,俄罗斯民众的经济水平飞速倒退,一个个为国家人民,抛过头颅,洒过热血的老兵在寒风中的伏尔加河岸售卖自己的勋章,只为了换一口饭吃。

在方辰看来,叶利钦的水平如果放在华夏,顶多就是一个部级干部的水准。

这辈子做过唯一正确的事情,就是扶持弗拉基米尔同志上台,除此以外,一无是处。

问询足足持续了两个多小时,除了后世发生的一些事情,方辰没有说,因为他还不想做个先知。

其他能说的东西,能有依据,别人也能推测出来的事情,他几乎都毫无保留的说了。

之后,崔大使就将方辰送到了门口。

看着办公厅的大门,方辰长吁一口气,在里面的时候,他还不感觉什么,但此时着实有种虎口脱险的感觉。

不过,说实话,这已经比他想象的最好结果,还要轻松多了,真的就是一个问询。

他本来还以为,问询结束之后,就会有人把他带到一个小屋子里,然后屋子里会有一个大人物在等待着他。

很可惜,并没有。

看来他似乎有些高估自己的重要性了。

不过这样问询一下也好,现在自己就是在组织上报备过的人了,心中的大石终于可以放到地上了,不说可以在俄罗斯随便浪了吧,但也差不多。

刚才送他出来的时候,崔大使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如果方辰在俄罗斯遇到什么困难,或者不方便出面的,可以找他解决。

紧接着,方辰就拜别了金秘书长,带领着吴茂才,王五一行人,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岭南。

岭南可以说是他,事业的发端,说是他的第二故乡,毫不为过。

一到站,段勇平就带着人,在航站的大门口等着他。

“方总,您辛苦了,上面的人没怎么您吧?”上了车之后,段勇平关切的问道。

省里先给他打的电话,一听居然是上面要找方辰,他着实为方辰捏了一把汗。

倒不是说,怕上面的人会怎么样方辰,只是说上面的人居然要找方辰谈谈,这一点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让人忍不住不多想。

而且方辰和上面的差距,几乎就是蚂蚁和大象的差距,这种和大象共舞的事情,就算大象不是故意的,也很容易一脚把蚂蚁给踩死,着实让人不得不担心。

方辰笑着摆了摆手,“只是问问俄罗斯的一些情况而已。”

闻言,段勇平长吁一口气,算是把心放了下来,方辰是小霸王的主心骨,灵魂,如果方辰出了什么问题,那就意味着小霸王要出问题,而且还是大问题。

所以不管是作为下属,还是朋友,还是作为一个把身心都投入到小霸王的总经理,他都不希望方辰出什么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