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风呼啸,一个菱形的飞梭升上天空,飞向了幽森的宇宙。

范博斯背靠座椅,嘴里叼着一个特质的烟斗,目光看着飞船离去的方向,那湛蓝的尾焰尤其的赏心悦目。

虽然生活在一个混乱的星球里,但他很喜欢这种感觉。

缺了能源的飞船在他的地盘安稳降落、补给,然后接待室中心挥霍一阵,留下一笔不菲的纯晶,自觉地离去。

也就是在这种时候,无论是贵族还是平民,

都是平等的;

都是给他送纯晶的金主;

也都是神圣的。

这是混乱的世界中少有的秩序,但从广义上说,这其实也是一种混乱。

“勋爵大人。”

朵蜜拉推开了站长室的门口,边走边说道:“那只灵长种又出现了,在H区的地下交易所里。”

“哦?”

魔女美艳绿发显清新

范博斯从沉醉中缓过神来,顺手调取了那里的监控画面,但很可惜,那边的信号都被那个谨慎的女人给切断了,只能看到一部分过去的影像。

于是他兴趣索然地关了监控,双腿搭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吩咐道:“别管了,就让她闹吧,我倒是看看她的耐心能坚持到何时。”

中继站来往的大人物不少,但没有多少人会有突然去翻地摊的习惯。周围的小贩都被下令封了口,这里也没有多少个善茬,就算提供了高级奴隶的情报,对方也只会拿了好处拍屁股就走。

所以但凡是有点脑子的,都会乖乖地闭上嘴。只要那个灵长种不在有其他贵族降落的时候前来袭击,那么几乎断定,她就是他的。

“勋爵,我恐怕你还得过去一趟。因为根据前方传来的消息,卡契推导出了她的活动方式,提前埋伏在那,已经打起来了。”朵蜜拉皱眉道。

“什么?这么快?!”

范博斯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转身就朝着外面走去。

人都是想要向上爬的,外星人也是一样。

中继站站长的位置固然是好,但比起主星上真正的大佬来说,也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小土豪罢了。

等到他有所突破,成为使徒级的存在之后,他终究是要离开这里的。

而到时,一个强大的外域奴隶,那就是他作为上流的门面!

绝不能丢!

“他们有多少人?”

“卡契亲自动手,帕奇应该也跟着。而且前日他杀了我们的眼线之后,暗中联络了外头,昨夜降落的那个赏金猎人也出现在了现场,这事情恐怕瞒不住了。”朵蜜拉说道。

“这条该发臭的鱿鱼!”

范博斯怒骂一句,走到了调度中心,挥手道:“查理!安排四艘π级战船,马上出发!遇到卡契照轰不误!”

很快,四艘扁形的庞然大物呼啸而去,掀翻了大片的房屋。

这是第二十一中继站能拿的出手的一半战力了,其上架着的裂解炮泛着冰冷的杀意,指向四方。

范博斯也正是靠着这些冰冷的家伙,压着卡契一头。

“单细胞生物一样的思维,还真是够好猜的。”

目视着舰船的离去,程海翘着二郎腿,发出了得意的笑声。

“卡契大人真是料事如神。”一个瘦小的半身人谄媚地夸赞道。

“料什么如神?”

程海的脸瞬间拉了下来,目光犹如毒蛇一般盯着他:“范博斯都走了,你是想跟他一起走吗?”

“不不不。”

半身人差点被他看得半身不遂,几步上去,陪笑着扒拉上窗口道:“我这是正准备从窗口爬出去呢,比下楼快。”

“滚!”

程海一脚踢在他的屁股上,后者如同一个皮球般摔了下去。

三层楼的高度摔不死人,程海也没打算要去看。他抓着变化出来的耳垂,等着虚渊的出现。

无论是卡契还是范博斯,他们本身也只有个A级的实力,不足为惧。真正要担心的,是这个崩乱的世界。

他们需要一个能大摇大摆走进主星的方式。

哒哒哒……啪!

等候已久的电光从中继站的中心爆开,又如浪潮一般朝外围扩散。所过之处,飞船与陆行载具的灯光纷纷熄灭,陷入了黑暗。

“怎么回事?断电了?”

“这个气浪,是中子炮吗?!”

“别愣着,都他妈动起来!有人把能源反应炉炸了!”

随着一个管理员的呼喊,中继站的防备队相继陷入了慌乱。

就在这时,虚渊的身影从隐蔽处冲出,幽暗的射线接连洞穿了两艘战用飞行器的发动机,同时朝着仅剩的一艘冲去。

“不好!战船的护盾瘫痪了!”

“快拦住她!她要抢!”

守备的队长都头要炸了,范博斯才没出去多久就发生这种事情,他回来非得被扒掉皮不可。

阴森的光柱密集地朝着天上的虚渊射去,却被随手撑起的法力结界给挡了下来。几名战力不错的护卫冲了上去,但瞬间被无形的风刃抹了脖子。

万般无奈之下,守备队长只能趁着虚渊重启能源的空档,搬出了基地的裂解炮,猛地轰了过去!

寒光如束,密集而冰冷,如同死神飘忽过境。

“老子算是完了,但你也别想给我好过!”

守备队长黑着一张脸,声音疯狂异常。

裂解炮这种武器在制造出来的时候就是拿飞船来实验的,只要打破了力场护盾,五炮就能打下一艘星际战舰。

如今能量中枢破坏也导致了战船的防护系统短路,这一下不说干掉那个入侵者,打烂那艘船都没问题!

就在他自以为得计的时候,灰白的射线却冲破了裂解炮的压力,洞穿了他的胸口。

“怎……怎么……”

剧痛瞬间就蔓延了身,守备队长难以置信地摸向自己的胸口,浑身焦黑地倒了下去。

“丹堤斯?!”

守备队的其余人员看得是目瞪口呆。

裂解炮都能硬打的存在,报告居然说她只是领主级?

“哈哈哈,这就是范博斯的守备力量吗?可真是有够丢二十一星的脸的。”

程海于此时走了进来,没有受到半点阻碍。

卡契和范博斯直接还是互有忌惮的,正面动手需要一个正当由头。

而像现在这样,他的家都快被入侵者拆了,他再进来“保护”,然后顺便接手对方的“猎物”作为报酬,那不是名正言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