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言安希看着他:“……慕迟曜,没有什么事要和我说吗?”

“我有什么事?”慕迟曜懒懒的靠在沙发上,“我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陪。”

言安希看着他,心里忍不住有些疑惑。

难道……秦苏没和他说,没告状?没哭诉?

这不像是秦苏的风格啊,秦苏那么心高气傲,哪里能受得了她这一耳光?

可是看现在慕迟曜的反应,也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

言安希想来想去也没想明白,也没再去多想,再次回呛慕迟曜的话:“陪我?是监视我,还差不多。”

慕迟曜早已经习惯她的冷言冷语,他也没往心里去。

他明白,言安希恨他。

事到如今,对他还能有恨,还能有情绪,他已经很满足了。

墨氏集团。

林玫若轻车熟路的来到了墨千枫的办公室,推开门,却发现他不在。

混血美女江伊涵 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哟

难道他一到下班时间就走了?

正想着,墨千枫的助理走了过来:“林小姐,您有什么事吗?”

“我找千枫。”她说,“他人呢?怎么不在办公室?”

“墨总刚刚去会议室了,很快就会回来的,林小姐您在办公室,耐心的等一下他吧。”

“好。”

林玫若转身重新回到了办公室,她是墨千枫的未婚妻,他身边的人几乎都认识她,对她也没有什么避讳。

所以,言安希算什么?

她和墨千枫在一起好几年了,婚约也是一早就定下了,是奔着结婚去了,言安希不能取代她。

想起秦苏说的计划,林玫若有些紧张的捏了捏手心。

其实这次事情,对林玫若来说,是十分有利的,而且是百利而无一害,她当然毫不犹豫的就和秦苏达成合作了。

而且,不管成功不成功,林玫若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果然,没过多久,林玫若就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了。

墨千枫推门进来,一眼就看到了从沙发上站起来的林玫若,显得有些意外:“玫若,怎么来了?”

林玫若用十分娇柔的声音说道:“我想了,所以我就……我就来了。”

她一直都是这样的语气和性格,娇娇弱弱的,十分能激起男人的保护欲。

“玫若,我……”

墨千枫对她,也狠不下心,绝不了情,毕竟林玫若真的没有什么过错,只是……他错了。

他想弥补言安希,他想回到过去,他想重新开始,想自己做一回主。

所以,林玫若是无辜的,他心里也有愧疚。

“千枫,我只是想和以前一样,在下班的时候,我就来找,和一起回去。”林玫若十分难过的说,“连这个机会都不给我了吗?”

“玫若,我要和解除婚约,我们两个不可能了,不要再这样对我了……”

“千枫!就一点机会都不给我了吗?”

“我已经把话说的很明白了,玫若,是我对不起。”

林玫若朝他跑了过去,扑进了他怀里:“千枫,不能这样对我的。我们在一起这么几年,怎么能说断就断呢?”

墨千枫看着怀里的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背。

林玫若感觉到他的动作,心里一喜。

“玫若。”墨千枫叹了一口气,“其实一开始和在一起的时候,我就是因为迫于家里的压力。”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后来,我们相处得很好,都彼此爱上对方了吧,不是吗?”

“和在一起的这几年来……我们的确是相处得很好。要什么,我给,想怎么样,我都由着。对我,我一直都是有求必应。”

“是啊。”林玫若紧紧的抱着他不撒手,“我们两个都这么的默契了,不要分开,好不好?千枫,我真的很爱恨爱,我不能没有的。”

墨千枫轻轻的抚着她的后背:“可是玫若……很抱歉的是,我对,没有爱情的感觉。”

林玫若一怔。

“我一直都以为,和在一起,我也慢慢的对有了感情。可是直到我看见言安希重新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才明白,什么叫爱情。”

看见言安希的时候,他才知道,他对林玫若,根本不是爱情。

只是一种相处的模式而已,没有感情。

爱情应该是冲动的,奋不顾身的,因为她而变得美好,对未来有憧憬的。

“千枫,怎么可以对我说这么残忍的话……”

林玫若的心都要碎了。

与此同时,她对言安希的憎恨,也越来越大了。

“玫若,会遇到比我更好的,是一个……好女孩。”

墨千枫说着,握着她的肩头,轻轻的把她推开了。

林玫若抬头看着他,眼睛里已经有了泪水了:“千枫……”

“我送回林家吧,玫若。”

“千枫。”林玫若说道,“已经下好决心,不管怎么样,都不会改变了,是吗?”

“嗯。”

林玫若落下一滴眼泪:“那这样,千枫,今天晚上,陪我一起,吃一顿晚餐,好不好?”

“这……”

见他犹豫,林玫若又赶紧说道:“就这一次,一次就好。我是真的想和单独相处一会儿……哪怕就是吃饭的时间。”

自从墨千枫和她提出解除婚约以后,两个人就很少单独在一起了。

见林玫若哭了,还这么哀求他,墨千枫也一下子心软了,点点头:“好。”

他答应了。

林玫若心里一喜,说道:“我们就去,以前经常去的那一家,好不好?”

“好。”墨千枫点头,“我请吃饭,别哭了。”

林玫若赶紧擦了擦眼泪,兴高采烈的挽着墨千枫的手臂:“那什么时候工作完?我可以等的。”

“现在走吧,没有什么工作。”

林玫若习惯性的踮起脚尖亲了他一下:“谢谢亲爱的。”

墨千枫的表情,略微有些不自然,偏过了头去。

林玫若看到他这个反应,心里是不高兴的,但是也没有表露出来。

两个人一起离开了墨氏集团,上车,往餐厅的方向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