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衬衫坐上大帅之位以后,楚蕴对于他的一些列决策,没有插手半点。

除了霍季凉的。

“啥玩意?”花衬衫瞪着一双桃花眼。

“你是说还要让他来军中?还要放任孟雨欣一直跟着他?”

“不行?”

“不是不行。”

反正孟家就算支持霍家,也是支持的霍季凉。

只要他上位,孟家不使坏都好。

压根不怕得罪孟家。

只是霍季凉……

倒不是怕他对自己还有什么威胁。

也就自家那护犊子的老爹还对他抱着点希望。

婚纱女孩陈彦君幸福的日子

其实军中谁还看好他?

为了一个女人要死要活,不把性命当回事的人。

别说一军统帅,就是普通的小将,都不服众的。

不然,他上位的也不会那么轻松。

更不用说,他那个大哥现在走路都是瘸的。

脑子不行身体也不行,对他压根没威胁。

他奇怪的是,赵曼如不是和他不对付吗?

把他彻底赶出军中,应该才是她想要看到的啊。

为什么偏要将人留下。

“你到底有什么打算,要不先跟我说,我好配合你?”有事一次性说清楚。

这女人让他留在军营的目的是什么,他还没闹懂。

“哦,的确需要你配合。”

楚蕴说道,“单独成立一个侦查小队,队长就是你大哥,成员有林繁城和骆富,以及孟雨欣。

有事没事的时候给他们安排个不重要但是又危险的任务。

然后任务失败,就让你大哥背锅。

不管是谁的错,一律都是他的锅,背到死也要背。

至于用什么方法,想必应该不用我多说吧。”

花衬衫:???

“那要是不小心死了呢?”

楚蕴用看智障的眼神看他一眼,

“那就埋了啊。”

还要本宫教你怎么处理死人?

虽然她也不会这么容易让人死就对了。

花衬衫:……说的似乎有点道理哦。

砸吧着嘴,想了想,

“我有个疑问,当然你也可以不用回答。”

“那就不回答了。”麻烦!

花衬衫:……

还是厚着脸皮开口,“那个…..你那么对付大哥,是因为当初他想让你帮忙顶罪背锅吗?”

楚蕴皱了皱眉。

从表面上看来,好像是这么回事。

“怎么,有问题?”

“没……没问题。”

他敢有什么问题吗?

让人顶罪一次未遂。

然后余生一辈子都要在给人顶罪背锅中度过。

也不知道他那大哥知道所有真相后,会不会气的呕血。

“对了,还有一件事。”花衬衫叫住准备离开的楚蕴。

“大哥的职位已经确定了,那你的呢?”

“你有没有喜欢的职位?要不给你弄个副司令?”

其实私心里更想把人弄成贴身护卫。

这样以后他就再也不怕被暗杀了。

.emmm……

不过他要真这么做,倒是不会被暗杀。

更大可能会被这个女人直接结果了。

楚蕴摆摆手,离开。

“这件事情,过阵子再说。”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楚蕴问后宫系统。

“原主训练的怎么样了?”

“殿下,已经差不多了。”

“格斗,功法,枪械制造,还有一些需要的知识,还有当下这个时代需要的政治思想,都已经让原主接触了。”

楚蕴点头,既然原主的愿望一开始便是拥有报仇的能力。

杀了她全村的外国人是仇人。

霍季凉和孟雨欣又何尝不是呢。

按照现在的发展轨迹,霍季凉和孟雨欣的结局也差不多定好了。

原主现在回来还可以亲眼看看他们的下场。

当然,要是还不满意,也可以自己虐。

楚蕴直接构筑空间通道去了霍季凉别墅。

两人早就没有了当初的温情。

不仅霍季凉,就连孟雨欣,也没有了之前那种得不到霍季凉的关爱,就坐立难安分分钟崩溃的样子。

她似乎终于意识到,这个男人,真的变了。

再也不是从前那个什么都将就她,以她为重的男人。

对一个人失望,便也没有了期待。

而他们头顶最后一丝主角光环,也已经完全剥离。

“小糯米,给他们一人一个不死光环。”

死了还怎么证明他们的真爱永恒。

当然要继续活着。

“再下个禁制,只有赵曼如想要他们死,才能死。”

粉鸭子嘶了一声。

真狠~

大概几分钟时间,后宫系统就回道,“殿下,已经好了。”

楚蕴点点头,这才对粉鸭子道,“把原主放出来吧。”

赵曼如的灵魂出现在眼前。

“可还满意?”

赵曼如点头,“嗯,谢谢前辈。”

“我很满意。”

这样的方式,比直接杀了他们,要解气太多了。

楚蕴也点头,压根不需要问是不是要清除记忆。

离开赵曼如的身体,同时从她身上收取一部分灵魂之力。

“离开。”

番外

被自己那不学无术的弟弟截胡,是霍季凉怎么也没想到的。

更没想到的是,对方居然还让他继续留在军营。

不过,在看到小侦查处的成员名单有孟雨欣的名字,又似乎明白了什么。

脑海中不断闪过那张娇艳明媚的脸。

万军从中过,片雨不沾身。

父亲刚要对她动手,就被直接废了。

他要是还不明白,那就真的傻了。

不过……

霍季凉骤然一笑,他之前的所作所为,又跟傻子有什么区别呢?

如果当初…..他没有为了保护雨欣,把心思动到她头上,是不是一切都不会发生。

甚至……

他还可以拥有她的爱慕。

紧紧捏着手里的任命书。

他应该去吗?

去了之后,他会面对什么?

霍季凉抬眼看了一眼窗外。

港口方向又传来阵阵轰隆声。

这个混乱的年代…..

若是不去的霍家军营,后果更是他无法承受的吧。

孟雨欣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霍季凉身边的。

明明她之前还在开往广省的火车上。

眨眼就又回来了。

虽然回来已经一个月了,可她奇异的并没有那么强烈的想要见到霍季凉了。

这段时间,每次她满怀期待想要他像从前一样。

给自己温暖的安慰,小心翼翼的呵护。

可每次得到的,都是他的冷漠和嫌弃。

似乎之前的经历,都只是做了一场梦一样。

孟雨欣按着自己的腹部。

她这辈子,都没办法做妈妈了。

如果这一切真的是梦就好了。

穿着军装的霍季凉,一瘸一拐走到门口。

“雨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