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前个性十足的设计师,一下子变得憔悴了。莫青烟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以为她火了呢?

没想到是遇到麻烦事了,不过她的事她不想多问。

叶清倾的助理唤她一声,“首席,莫姐来了。”

叶清倾转过身来,目光犀利,直视着莫青烟。

“你来干什么?来看我的笑话吗?”

莫青烟从包里掏出月星辰,然后把盒子打开,放到了茶几上。

“我过三天内一定帮你找回来,我做到了,这是还你的东西。”

完她转身走了,走的很潇洒,在这个女人面前,她很坦然。至少每一件她过的事都做到了,她不欠她。

莫青烟走到门边,伸手的时候,身后传来叶清倾的声音。

“莫青烟,别以为有厉少你就有了依靠,男人是永远都靠不住的。”

想到自己手里的解聘书,厉氏把她给解聘了。以后她很难在这行混了,所以她恨,非常恨。

莫青烟没理她的话,拉开门出去。她一出现,就有话筒对了过来。

丸子头萌妹的不同面吸睛

“叶姐,请一下,你为什么要抄袭倾城殇,你不知道倾城殇在十年前是非常出名,而且价格不菲吗?”

听到记者的话,莫青烟算是明白了,叶清倾抄袭了。她淡声道:“你们认错人了。”

有其他的记者也:“不是她,叶清倾不是她。”

然后他们让出一条道来,莫青烟走了出去,离开了这个不平静的酒店。

她去了医生,进到病房,厉霆绝已经坐起身来了,言钰在和他聊天,看到她进去,言钰就不再话了。莫青烟有点奇怪,难道他们有不想让她知道的事。

不过她无所谓了,她相信厉霆绝,所以也没有怀疑。

她走到厉霆绝的身边,看了看他的伤处,他穿着病号服,所以看不到伤,只是想确定一下他好好的。

“这样坐着没事吗?”

在她看来,厉霆绝就得天天躺着。其实她不知道,她离开以后,元诚就来了。一直在工作,签了很多文件,还开了视讯会议。

厉少是个大忙人,就算要死,也得把工作完成。不然多少人指望着他发薪水养家糊的。

厉霆绝握住她的手,让她坐在他的身边。

“你问言钰,我这只算是皮外伤没事的。”

莫青烟把目光转向言钰,言钰只能点点头,其实他这哪算是皮外伤,明明子弹还在体内,随时会有生命危险,这家伙竟然可以的这么轻描淡写的。

莫青烟笑了,只要他能好好的,她就很开心。

言钰看着两人情意浓浓的样子,单身狗受到了一万点暴击,起身。

“我还有台手术,先走了。”

有莫青烟陪着,厉霆绝嘴角的笑意一直都在。两人都在工作,但是厉霆绝时不时偷偷看她一眼,她认真起来的样子,特别好看。

他伸手帮她把耳边的碎发别到耳后,“烟,你老公很会赚钱,你就不要这么拼了,我希望你的眼里只看到我,而不是工作。”

莫青烟抬起脸,笑了,这是他的报怨吗?她不够在意他吗?

可是厉霆绝看到她甜甜一笑的样子,心蓦的就酥了,大手一揽,嘴就被他给封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