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男人背对着她,头上头发稀疏,是个上了年轻的中年男子,背影很熟悉。

“邹法医?”叶梵轻挑了下眉梢,眼中有着恍然之色,邹晴晴说过,她的爸爸是名法医,难道就是这位邹法医?

“叶梵?”正对着的云雪霜看到站在不远处的叶梵,诧异地叫了一声。

邹晴晴和邹法医同时转过身来,两人的表情有一瞬间相同的惊讶,同款表情,那相似的眉眼说不是亲父女都没有人相信。

“你怎么会在这里?”两人又是同时默契地出口,只是这回的表情却是不尽相同。

邹晴晴一脸的惊喜,还立刻放开邹法医跑了过去,转着她不停地转着圈圈,双眼亮晶晶,激动得手脚都在发颤,声音更是高昂,一人吼出千人的架势。

“啊,两天没见,叶梵你跑去泰国了?啊,好帅啊,认识这么久,今天才发现你居然是个极品小帅哥,不行了,我的小心脏,你听见它叫嚣狂跳的声音吗,它在告诉我,阿伟死了。”

叶梵收回落在邹法医身上的目光,无奈而纵容地看着像个狂热迷妹围着她又蹦又跳的邹晴晴,在她作精发作,一副被她迷倒倒在她怀中时,展开双臂抱住,无语道:“邹晴晴,你够了哈,太过了。”

“不,不过,不信你问雪霜,问她有没有被你给迷倒?”邹晴晴赖在叶梵的怀里,将云雪霜也给拉下水,嘻嘻地笑着。

被点到名的云雪霜冰眸微凝,极短的停顿之下,才缓慢而矜持地点头:“嗯。”方才那一瞬间,她看着叶梵失神了,脑海里不知怎么浮现两人初次见面时的情景,耳朵有点热热的。

“我就说嘛,嘿嘿,手感真好。”邹晴晴得意地笑着,还猥琐地对着叶梵柔顺的短发和嫩滑无比的脸蛋一个劲地狂摸着,嘴里还啧啧道:“叶梵,你要真是男的,我一定嫁给你,啊,怎么办,我以后铁定看不上别人,什么小鲜肉大帅哥,哪比得上我家叶梵帅气,这一身气质真是绝了。”

叶梵认命地乖乖站着让她蹂躏,引得邹晴晴对她越发地喜欢,脸上的笑容比天边的太阳还在艳丽,就连云雪霜这座冰山,也悄咪咪地伸出咸猪手,柔柔地抚过她的头发,手感真的超级好。

穿超短裤清凉装夏季美女生活照

邹法医冷着脸看着闹成一团的三个少女,他一个大男人站在这里,自我感觉都觉得煞风景,只是他并没有离开,那双眼睛看着叶梵,都要喷火。

“晴晴。”压抑着怒火,邹法医阴沉着脸叫了一声,目光却是冷幽幽地盯着叶梵。

邹晴晴这才想起自己的爸爸,也没注意他神情不对,挽着叶梵的手臂,喜笑颜开道:“爸,她是我舍友叶梵,新生第一人哦,回回考试年级第一名,爸,我告诉你,前几天上解剖课,叶梵她……”

“够了。”听着女儿嘴里对他最讨厌的人极尽赞美之词,邹法医不顾形象地低喝着打断。

“爸?”邹晴晴这才发现她爸的脸色白得可怕,盯着叶梵的目光充满着赤色,吓得她下意识地抱紧叶梵的手臂,不解地叫了一声。

云雪霜看着叶梵,又看看邹法医,冰眸一动,想到了什么,眼底浮动着担忧之色。

叶梵拍了拍邹晴晴的手背,清清淡淡颔首:“邹法医。”

邹法医冷笑一声,怪声怪气道:“叶大顾问,没想到你是我女儿的舍友,这个世界还真小。”

邹晴晴一时也没反应过来,只知道她爸和叶梵之间似乎认识,而且两人之间还有仇,她眨了眨眼睛,喃喃不解;“叶顾问?”

念了两遍之后,陡然反应过来,霎时一声石破天惊的惊叫声在警察局内响了起来,不知道的还以为刑侦大队在用十八般酷刑严刑逼供呢。

“叶顾问?连环凶杀案中的无名英雄叶顾问?啊啊,叶梵,你别告诉我,你就是那个叶顾问?啊啊啊……都说叶顾问是个八十多岁老头,还想到居然就在我的身边,叶顾问是我的偶像,人生目标啊啊……”

叶梵、云雪霜还有邹法医三双眼睛就这么看着她像只被烫熟的猴子,又蹦又跳,整个人激动得不知怎么是好。

“邹晴晴,你给我停下来,成何体统?”看着女儿这丢人现眼样,邹法医岂止脸红,都成炭了,内心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让他直想骂操。

邹家是泸城本地人,但邹晴晴上大学后反而很少回家,一来她又是当班里团支书,又加入学生会还有社团,忙得团团转,二来天天跟舍友粘在一起,舍友都是外地人,周六日不回来,她也乐得在学校陪她们。

邹法医原本对女儿懂事还很欣慰,刚上大学就懂得结交人脉,而且做得非常不错,在家时偶尔听她提起舍友,都是只懂得学习的好学生,成绩都在年级前几名,虽然是外地人,家境都还不错,听说有个父母还在学校附近给买了套公寓。

他也没问太详细,只是教导她要跟舍友交好,将来出来社会,这种在学校同寝同食的友情最是牢固。

女儿今天在家突然收到警局的传唤,吓得直哭,他正好休假在家,就陪着一起过来,竟是牵扯到最近发生的一起虐杀案。

而她的另一名舍友也被传唤,他刚也见过,确实优秀,而且冰若冰霜,但看起来就是有钱人家的千金小姐,他心里是很满意。

没想到,女儿嘴里赞叹有加的另一个舍友,居然是他最讨厌,害得他陷落至此的叶梵?

他现在在法医组的权力已经被夏东架空,虽然仗着资历,别人不敢对他怎样,但像这样的大案子,却是将他给排除在外,一气之下,他现在基本处于半退休状态,真是讽刺。

而这一切就缘于那起连环凶杀案,若非因为那件案子,叶梵就不会掺合进来,不会认识封老,不会将他排除专案小组之外,不会将夏东从边缘人物拉起来,她不会幸运地得到刑侦系统总部的赏识,夏东不会凭借她之势,替代他成为法医组长。

这一切,都是因为叶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