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快更新九霄战神最新章节!

   天元纪年九月五日,九皇子夜天华率领皇室弟子于天荒域一处禁地闭关突破,十三人守护,方圆十里不得入内,于此同时,黎家黎健仁暂时停止猎杀妖兽,带领黎家两个武宗九重天同时陷入闭关,努力冲击武王之境。

   另外,重剑门,天龙门,摘星楼,魁阳宗,落花宗,血道宗,三大圣地,剩下的六大世家武宗九重天的传人也部开始开始闭关冲击武王之境。

   而随着各个传人纷纷陷入闭关的大潮,整个天荒域顿时陷入了一片安静之中,只剩下那些没把握冲击武王的人在扯着脖子猎杀妖兽。

   九月七日,积分榜上的排名再次发生变化,轩辕绝以无比强悍的武力搅乱了几十里的雨林山丛,群妖怒吼咆哮,在天上地上掀起一股股恐怖的毁灭狂潮,有巨大的妖禽掠过天际,投下大片的阴影,锋利如刀的羽翼割裂苍穹,为了追击轩辕绝,妖禽紧贴巨树树顶疾驰,掀起一股股呼啸的狂风,晃动着巨树,崩碎着枝杈,斩碎了树木。

   有百米妖蟒bào shè苍穹,浑身密密麻麻的青色鳞片闪着冰冷的光芒,巨大的蛇尾凌空舞动,抽裂了苍穹,崩碎了天空,妖蟒怒吼的嘶啸传遍方圆数十里。

   有体型巨大的妖鱼冲出大河江面,卷起滔天的巨浪,大嘴一张,露出里面两排锋利密密麻麻的牙齿,张嘴一吸,在口中形成一个巨大的空气旋涡,一股无比恐怖的吸力作用在天地之间,轩辕绝奋力想要挣脱,最后却依旧被大雨吞进了口中。

   然而,就在大鱼想要闭上嘴巴的那一刻,轩辕绝的身体却出现在大鱼的两排牙齿之间,双手撑住大鱼的上颚,脚下顶住大鱼的下颚,仿佛一根擎天之柱将大鱼的嘴巴死死的撑住,想闭都闭不上。

   而轩辕绝口中一声怒吼咆哮,体内涌出一股冰冷的星辰之力,在身体表面凝成一副星辰战甲,他面目狰狞,两眼凸出,恐怖的力量将大鱼的上颚硬生生的推了上去,身体突然间从大鱼的嘴里面逃了出来。

   轩辕绝仰天咆哮,浑身星辰之力面爆发,手中一杆布满了锈迹的的铁抢突然出现,光芒大放,一抹冰冷至极的枪芒划过苍穹,铁抢剧烈的震颤,嗡鸣声大作,狠狠的扎向大鱼的脑袋。

   砰,嗤!

   文艺气质的校花美女图书馆里求偶遇

   一道血箭喷出,铁抢一枪贯穿了大鱼的脑袋,惨烈的叫声响彻天际,轩辕绝趁机释放噬灵蛊,同时持枪杀向另外两个妖王。

   大战从中午一直持续到下午,轩辕绝以一人之力硬撼两大妖王,狂暴的力量让诸多没有陷入闭关的天才传人看的一阵目瞪口呆,尤其是轩辕绝那不屈的精神,即便浑身是血依旧疯狂的迎战,这一刻轩辕绝是那个被称作皇城的疯子。

   最终,轩辕绝虽然将两大妖王部斩杀,但是自己同样身受重伤,轩辕绝狞笑着拖着两大妖兽的尸体开始注入噬灵蛊,吞噬,炼化两大妖王的血肉,至于之前的那个大鱼,早就被轩辕绝在战斗之中给消耗一空。

   而斩杀三大妖王所带来的收益使得轩辕绝的积分一下子凭空暴涨了三百万,超过独孤剑,一跃成为第一,使得人们再次见证了皇城轩辕疯子的名头。

   两日后,独孤剑出现在一片山岭之中,在这片山岭之中生活着不下上万只铁背银猿,因为铁背银猿极为暴躁,数量又多,所以这片山岭被称作是猿岭,而且一直没有武修和妖兽敢到这里猎杀铁背银猿和寻找食物。

   因为,凡是进来的都成为了铁背银猿的血食。

   独孤剑手持一柄沾满锈迹的铁剑,面无表情的走进猿岭,而随着独孤剑的进入,整片猿岭瞬间热闹了起来,无数铁背银猿纷纷怒吼咆哮,尖利的嘶吼刺的耳膜都要被震裂,他们从树顶上肆意的狂奔,几个呼吸之间便将独孤剑包围在了中间。

   而随着独孤剑被铁背银猿包围,也预示着屠杀正式开始,一股无比犀利的剑意从独孤剑的体内传出,此时的独孤剑仿佛是一把已经归鞘却又出鞘的利剑,一抹寒光闪过,又闪电般的消失,四周的空气都仿佛寂静了下来,只剩下无尽的寒意和冷冽的剑锋。

   独孤剑身边的铁背银猿都动作一停,原本吵闹的声音戛然而止,铁背银猿的脖子上出现一条细密的血痕,正好割裂喉咙以及气管。

   咚咚咚!

   所有包围了独孤剑的铁背银猿在一个照面便部被杀,猩红的鲜血染红了独孤剑脚下的大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冲天而起。

   “吼吼吼!”

   于此同时,在猿岭的深处,传出一声声巨大的怒吼咆哮声,紧接着从猿岭的深处,一只体型巨大的铁背银猿,率领一群较小的铁背银猿从山岭的深处冲出,为首的赫然就是一头si ji的铁背银猿王。

   它手持一根巨大的黑色铁棒,森面獠牙,身上长满了一根根宛如钢针一般的黑色毛发,一声怒吼,巨大的脚掌一脚踏裂一棵大树,身体疾驰而下,手中黑色的铁棒掀起一场呼啸的破空声,狠狠的砸向独孤剑。

   然而,面对铁背银猿王的惊天一棍,独孤剑面色平静,宛如一潭湖水波澜不惊,手中的铁剑一剑挥出,看似缓慢却眨眼间到达铁背银猿王的面前,平淡无奇的一剑却蕴含恐怖的威力,不仅一剑荡开了铁背银猿的一棍攻击,更是在铁背银猿王的身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口子。

   大战在一瞬间被引燃,独孤剑一柄铁剑斩断山河,面对重重包围的铁背银猿独孤剑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杀戮,每一剑挥出都会喷出一道鲜血,整个猿岭都被独孤剑给激怒了,所有武宗六重天以上的铁背银猿浩浩荡荡的额加入战场,甚至就连si ji妖王都再次增加了两个。

   战斗在继续,怒吼在咆哮,喷洒的鲜血彻底染红了整片猿岭,天空都仿佛砸哭泣,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混合着血液成为血水。

   一天后,独孤剑浑身鲜血的走出猿岭,身后留下一片铁背银猿的死尸,而独孤剑同样身受重伤,铁剑也终被折断,但是,独孤剑的剑意却更显锋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