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也不知晓自己还能做什么。

为什么?就这么破解了?越想越不可思议。她的脸上本来就是有细微的皱纹了,此刻更加是不知道怎么回事。

“裴妃生的贱种!果真是一个贱人!早知道我就不该仁慈的,我就应该直接把你毒死,你和你娘,都不配生活在这里。”

“你娘那个贱货,一天天的就知道勾引男人!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现在赶来陷害我?死残废!死病秧子!总有一天你会站不起来的!”

“呵呵,你知道当年我给你下的药,最后你会怎么死吗?先是双腿僵硬不能动,然后就一直蔓延往上……再往上。怎么样,好玩吧?!”

贵妃说到这里,整个人好像是变得有些癫狂了。

看着陆尘宣的眼神也是更加的放肆了,陆尘宣也就是单纯的笑了笑,然后什么都没有。

然后从四面八方就直接涌出来了一大群人。

现在也是真的说不上来到底是为什么会这样。现在还是有一些自己都觉得不错的感觉。

贵妃看着一群黑衣人,一点也不怕,“我早就知道你这个人一点也不太平。”

“怎么?现在不在你父皇面前装柔弱了?呵呵,真的是很搞笑,我还以为你会做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呢!”

“没有想到,也就不过如此。现在的想法,怎么着也就是这么回事。”

性感碎花裙李梦清纯写真

“我倒是要看看,你们可以躲过这个蛊虫阵法,你的这些黑衣人们能不能躲过。我现在道真的是有点期待了呢!”

贵妃放肆的笑。陆尘宣没有搭理。

巡视了一下刚刚涌出来的那些个穿着奇装异服,带着银项圈的人。

这些人现在都是坐在地上打坐的样子,一副入定的状态。

他们就是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姿势不动弹,然后小虫子陆尘宣也没有见到。不是说蛊虫阵,为何他们的手里没有蛊虫?

还是说这个还有什么讲究?

陆尘宣一直都在观察着这些人。总是觉得有点悬,为什么这些人现在还是这么镇定。

于是他示意自己的人先不要动。自己现在先来这里查看一番。

仔细的看着这些人的动静。贵妃则是一直都在那里似笑非笑的样子。

好像是在嘲弄陆尘宣。陆尘宣看了一久,然后笑了笑。

不对!不是没有,是太小了!从地下渗透过来!

想到这里,他直直的站起来,整个人都像是有一种其他的

如今的感觉怎么说也跟当初见到的不太一样。

陆尘宣承认,自己现在真的有赌的成分在里面。他并未觉得这件事情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心一横,便把自己的披风直接扯了下来,然后快速的放在自己的脚下,踩着。

周围的这些人猛地睁开眼睛,然后便是十分害怕的看着陆尘宣。

陆尘宣这个时候就知道了,这件事情,比那个简单多了。

于是冷笑一声,“我看看这事情到底是要怎么做!我倒是发现了啊!打算来个潜移默化,我倒是有些小看了。”

陆尘宣说到这里的时候,贵妃勾了勾唇角,“我早就知道你会发现了。比我预想中的快了些。”

“那你还真的挺厉害的。”

“但是这既然是想到了,我也没有想过会把这些蛊虫对准你。它们太小了,你看不见。所以……我自然是要对准你的同伴的咯!”

说到这里,陆尘宣就发现周围的人都站了起来。

“哦,原来现在才是正式开始啊!贵妃娘娘,我还真的是小看你了呢!”

陆尘宣冷笑一声。

“没有没有,本来是对准这个老妇人我一个就够了。未曾想你竟然也过来凑热闹。”

“既然都送上门来了,我怎么可能就让你落单呢!吃点苦头什么的,我还是可以做到的。”贵妃十分猖狂的说道。

“呵呵,不就是蛊虫么?”陆尘宣话音刚落。一个人直接站到房檐上。

以一尺为间距,每一个踏一步。每踏一步就封一个人的喉咙。

贵妃在那里看着这行云流水般的操作,顿时觉得有点说不出话的感觉。

这事情……实在是太扯了。为何会如此?!

他怎么又这么大的实力?

以前的贵妃一直都觉得,陆尘宣这个人,顶多也是小打小闹的。现在也不清楚这事情到底是要怎么做了。

不过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太厉害了。

这些蛊虫本来就是需要有人控制。

每死一个人,这些小虫子就从地底下钻出来。密密麻麻的感觉。

瞧着这些人毫无反击之力。并且早就算计好了的,可以在陆尘宣身上出现的小虫子,也是因为那个香囊。靠都不的靠近。

陆尘宣心生怜爱的摸了摸这个香囊,于是便十分的稳重的把香囊收起来。

这些人脸呻吟都没有,就瞬间倒地了。说实话,贵妃是有些震惊的。

一直都没有想到这个臭小子现在竟然这么厉害?!

当年就是应该杀了的,就算是冒天下之大不韪都应该杀。

现在倒还真的成了心头刺了?

想到这里的时候,顿时觉得这件事情没有多少的意思在里面,同时也说明了还有很多的东西都是跟我们想象的不太一样。

“陆尘宣,你以为你杀了他们就可以了么?这些蛊虫现在没有人控制了!”

“……你就不怕这蛊虫直接发疯过来咬你么?”贵妃十分诡异的说道。

还没有等陆尘宣说话,贵妃就把一瓶液体直接扔过去陆尘宣带来的那些人手那边。

陆尘宣顿时就觉得有些心慌了。

大喊道,“不好!快躲下!”

但是现在好像是已经来不及了,陆尘宣喊得时候,那个小瓷瓶已经砸碎了。

就在所有的人都输处于惊恐又绝望的时候。

仿佛就像是在等死一样。此刻的大家心态都是崩了。

但是过来一阵,都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倒是这些虫子有了反应。

小东西们此刻都不动了,就像是一下子怎么了一样。这瓶药水本来以为会怎么样呢!

陆尘宣嘲笑的看了看贵妃,道,“就这?”

“……”贵妃有些不甘心,一直都是在反复的观察着。但是貌似是一点都不起作用。

现在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