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正盯着君焱身上的纹身看着呢。

“一般的明星我可不追,不过温温魅力大,我成为的粉丝我爸妈都赞同。”

男人说道。

“哈哈,没想到这么巧合,温董的女儿,竟然就是我这不成器的儿子天天挂在嘴上的女神。”君焱身后站着的一个男人也看到了眼前的一幕,听后立即笑道。

听他这话,显然就是君焱的爸爸了。

温晓一怔,立即笑回,“君伯父过奖了。君少能够喜欢我的作品,是我的荣幸。”

君伯父打量了一眼温晓,满意的点点头,忽然就看向了温楚青,说道:“温董,不知道有没有考虑过令爱的婚事问题?”

君焱一听,眉梢一挑,哪里会听不出自己爸爸这话里的意思。爸爸重利,如果能和温家联姻,他一定乐意看到。

联姻什么的,他不喜欢。但是如果对方是他女神……嗯嗯!很好!

“噗……”慕一念在旁边偷笑,又瞄了一眼温晓身后脸黑的男人,却不语。

温楚青调侃似的回道:“这年头,我们这些老头愁儿女婚事没用,现在的这些年轻人啊,有的是自己的主意,父母亲哪里还管的着。”

清新清纯碎花衬衫女孩写真草地

君伯父倒也不意外这回答。温楚青这人虽然是个商人,铜臭味似乎一直都没那么重。联姻之类的,他估计不会考虑。他考虑女婿,估计不会将联姻作为主要目的。

不过他也不气馁,只是笑着对儿子说道:“现在见着偶像了,不去多请教下讨个合影之类的吗?”

君焱笑看温晓,“温小姐,我有这个荣幸吗?”

温晓自然不能得罪了爸爸的宾客,更何况对方还是她的粉丝,求合影之类的很正常,便客套的点了点头。

生日晚宴上,温晓又喝了许多的酒。好在此时已经临近宴会终点了。也没过上太久,宾客们散了去,她也得了空上楼去了。

楼上客厅中,温楚青看着温晓今天送过来的那份大礼,震惊得盯着温晓道:“新球?”

“是。爸。我平时要拍戏,诺安毕竟还要上学,董事长还真没这个时间。”温晓说道:“爸爸签个名就行了。”

温楚青想了想,心底哪里不知道这是女儿给他的补偿。不过,他不在乎这些。但他知道,收下会让女儿心底的愧意淡去一些。

更重要的是:温晓的梦想从来都是成为国际巨星,而不是商人这条路。她不肯放弃演戏的话,便不可能有时间做一名合格的BOSS。想想点点头说道:“好。不过,的《五绝》也应该快拍完了吧。下一部作品是新球自己打算制作的《冒险少年团》,娱乐公司这一块,我没有经验,影业制片这方面也不大懂,和诺安都有这个想法的话,制片人直接交给们就行了。”

温晓点头,不反对。

“好啦,孙女既然回来了就别一直缠着她说这些工作上的事?”

旁边坐在温晓旁边的温奶奶早就已经不满了,瞪了温楚青一眼,便握着温晓的手朝她看了起来,心疼的道:“瘦了!真的是自己找虐,做什么职业不好,非去做演员。演员为了上镜身材普遍要比常人瘦一圈,估计平时吃东西都吃不饱。这臭丫头真是个不省心的。”

“奶奶……”

“就是。跟着奶奶学美容多好,又能赚钱又能养身。”温太太也忍不住附和,“从小就不是个省心的。还有啊,不是要读研吗?怎么就没读下去了呢?还打算考不考了?事业重要,但是如果能多念几年书,也是好的。”

王妈在旁看着暗笑,太太和老太太之前一直念叨着,期盼着,现在见着大小姐了,就开始唠叨起来了。

温晓却习惯了。一隔两年,重新回来后那股熟稔的感觉仍旧还在。被奶奶和妈一顿唠叨,她瘪瘪嘴也没反驳,只是暗自无奈抚额。

看了一眼时间,温晓虽然不大舍的,但也知道慕一念等人还在下边等着自己一块儿离开呢。而且奶奶年纪大了,熬夜不大好,便道:“奶奶,妈,爸,我改天再来看们。现在先回去。”

“回去?这是的家,要回哪里去?”温奶奶一听就哼了声,“在外边租的房子明儿个就去退了。既然回来了当然是住家里,这里离们的剧组应该也不是太远,明天让司机送去剧组。至于换洗的衣服之类的,家里都有。的房间这两年来王妈天天有给打扫,衣服也是隔月就拿出来清洗,都还干净着呢,直接住进去就行。”

此时客厅里没有别的外人,只有温家的这几口子。温晓一听,头疼的揉揉眉心,道:“可是奶奶,我家里还有人……”

温晓脸色唰地一下就红了。

心想,她倒是想住这里啊。

但她住这里,可慕裕沉呢?她都一个多月没回家里住了,今天要还不回,她觉得她都有些对不住人了。

现在旁边没外人,温晓便也放下心来不怕将自己已经结婚的事情告诉给他们。

不过这声“家里有人”才落,只见温楚青、云静、温太太以及王妈的脸色唰变得极致难看,唯独温诺安在旁边默默偷笑外加打哆嗦。

温晓猛地站起,只觉得客厅里忽然冷嗖嗖的,刚要解释,便听得温楚青忽然怒气横生,直指自己,“……那些收购海瑞的钱都是从哪里来的?”虽然说他一直相信自己的女儿是个坚持原则的,外边有关于她被金主包、养这种传闻他也一直不信。但此时听温晓说她“家里有人”,他便不得不这样想了。

如果是这样,他非扒了这臭丫头的皮,将手里的协议书撕烂不可。

“爸,听我说。不是想的那样,我的意思是说我……”

“爸、妈、奶奶……”温晓话音未完,忽然便感觉身后传来了一道熟悉的男声。

男声由远渐渐逼近,温晓转过头来,就见慕裕沉此时竟然没有敲门,也没有命人传声话,忽然就走了进来。

之前,她是让他先在外边等着的,她想单独和家人说些什么。

慕裕沉的这声“爸、妈、奶奶”,可没将客厅内的其他人给惊了个底朝天。

“爸,妈,奶奶,我和晓结婚了。”慕裕沉道。

温家人:……

“抱歉,爸、妈、奶奶,事先没有先跟们说一声。不过们放心,我不会让晓受到委屈的,等到时机到了,婚礼以后也会大办。”慕裕沉有些抱歉的对着三人说道。

温家人:……

“咳……咳……”温楚青胸腔内的一股怒气还没发泄便被慕裕沉这话给堵了回去,呛得他顿时一震猛咳。

“爸……”温晓担心的就想去给他拍背。

温楚青忙摆摆手,道:“没事没事,爸没事。既然这样,还不赶紧回去。这么晚了,明天不用工作吗?”

温晓:……

“咳……咳……既然这样,这温家也没有准备裕沉的衣物,那还是回去住吧。以后也别搬过来了,小两口住比较好。只不过,平时有空的时候多带着裕沉回家里看看。”温妈忽道;“裕沉啊,先还猜着怎么就是我家这位不成器臭丫头的好友了,原来早就……咳……结婚了呀!年纪也不小了,是该结婚了。晓晓性子犟,也很任性,她要是不听话尽管来和妈说,妈给做主。”

“啊?结婚了?这……奶奶的礼物都还没备。现在备还来得及吗?听说孙女婿以前是军人,连战场都上过,了不得,我们温家也和国家走在前线的军人沾上点关系了。其实们那位过世的爷爷,以前也上过战场。我小时候要是家里不让,也想过去做一个女兵呢。没想到……”温奶奶更夸张,一想到慕裕沉以前的军人身份,就喋喋不休,什么睡意也没有了,说个不停的几乎没法止住。

慕裕沉笑笑,“奶奶有兴趣的话,改天回来给奶奶讲讲军队里的一些事。”

温老太太乐了,忙点头,还想缠着慕裕沉聊聊。不过想到今天实在不早了,还是忍了住,忙将温晓打发了,让她赶紧陪老公回家去。

温晓临走时,还不忘在她耳边嘱咐了一番,说什么要尊重军人,做军人的妻子一定要有素质之类的。

温晓离开温家后,内心还是郁闷着的。

该死的慕裕沉!到底谁才是温家人亲生的?

他到场后,她完成了配角。他才像是温家人的孙子一般。

军人军人?人这不是已经退役了吗?

不过,温晓觉得有些奇怪的是。慕裕沉说他是负伤退役的。但——负伤?他哪里负伤了?

他到底是什么原因能够从部队里脱离,回到慕家的?

这个问题,还是温晓头次想了起来。她想问,但觉得意义不大,想想后还是懒得再问些什么了。

从温家离开,温家的门口停着两辆车,一辆是慕一念的,另一辆是慕裕沉的。见他们下来,慕一念挥了挥手便道;“哥,晓儿妞儿,我先走了哈,改天再见。”

离开时,她还不忘吹了吹哨子,朝着温晓递过去了一个同情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