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和氏璧打赏加更

~~~~~

带了夫人去扫祭?

这岂不是说,他在祖宗面前也认下了她?

楚欣怡怔了好半天才回过味来,她脸色腾地一变,抬脚就往外走。

“……将军真带了夫人扫祭?”一进养心院,楚欣怡开口问道。

直走了这一路,她也不相信,沈钟磬竟然悄无声息地就带了甄十娘去祖宗坟前扫祭。

家里的活人还都没承认呢,他竟然就领到死人跟前去磕头了!

老夫人正阴沉着脸坐在厅当中,瞧见她进来,冷哼了一声,没言语。

“……将军昨儿白天就出去了,走之前和二爷约好了今日在祖茔前等。”杨岚说道,“高总管和二爷去的时候,将军已经骑马带着夫人等在那里了”看了老夫人一眼,“高总管觉得不妥,才令人快马加鞭回来传信。”

“人已经带去了,现在阻止也来不及了!”沈家祖坟在离上京城三十里外的凤凰山,二姨娘李彩香皱眉说道,“祭祖也就罢了,就怕将军再给带回来……”没得搅了好好的一顿家宴。

“他敢!”老夫人眼底闪过一抹狰狞。

妆容精致樱花树下美女高清图片写真

众位姨娘俱一哆嗦。

瞧这架势,若沈钟磬真把甄十娘带回来,今晚的送行宴非黄不可。

几个姨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杨岚讪讪笑道,“……明日是六公主的大婚宴,夫人也要参加。”不带回来明日怎么赴宴?

说完,她小心翼翼地觑着老夫人的神色。

老夫人嘴角抽了抽。

再讨厌这个儿媳妇,圣旨她却是不敢违背的。

可是,就这么让那贱人明目张胆地拜了祖宗。再堂而皇之地登堂入室,她不甘!

厅里沉寂下来,落针可闻。

“……将军这一走怕是又要三五个月,念在他就要奔赴祁国,一路颠簸,不知有多少活罪要受,老夫人就别计较这个了。”四姨娘付秀说着,悄悄拽了拽三姨娘马瑞秋。

马瑞秋立时就想起她的话,跟着说道。“……就是,老夫人总这么跟将军拧着也不是个事儿,将军这次虽听您的话提前回来了,可在府里住了七八天,谁的院儿也没去。连您安排的丫头都给撵到了别处。”

提到这个,几个姨娘心里都恨老夫人。

很明显,老夫人一门心思盼孙子,一个劲往浩然居送女人,沈钟磬却宁愿断子绝孙也不宠幸府里的女人,就是想通过这个逼老夫人让步,接受甄十娘。

两人拧得紧呢。只苦了她们这些做姨娘的,沈钟磬出征在外时她们空守着,好容易盼回来了,还要守活寡!

可这种事情。也只有马瑞秋这个傻子敢当众说出来!

杨岚楚欣怡等人脸刷地涨得通红,余光悄悄看着老夫人神色。

老夫人脸色更加阴沉。

楚欣怡目光闪了闪, “四妹说的也对,明日夫人也要进宫赴宴。住在府外让人瞧了会笑话,好歹今儿是给将军摆的送行宴。老夫人就忍一忍吧。”叹了口气,“……祁国是个苦寒之地,此去一路风尘,老夫人好歹让将军舒舒心心地动身。”

“吩咐下去,给她另备客房,把晚饭也一着送到客房去。”见众人都看着自己,老夫人沉着脸吩咐道。

就算拜祭了先祖,她也休想能参加将军府的家宴,休想再住进将军府的正室!

一想起甄十娘上次竟堂而皇之地住进了正室,老夫人的气就不打一处来。沈钟磬守规矩,执意要按正妻之礼待她,那麽,就由不得她这个做婆婆的亲自出面阻止了。

就不信沈钟磬还敢仵逆自己!

“……那就快把蒲团准备好。”马瑞秋趁机说道,“夫人进了门好歹也要给老夫人磕个头。”这也是平日付秀教的,若老夫人能接受了甄十娘,沈钟磬就会高兴。

他一高兴,说不定就又有心情到各姨娘院里轮值了。

今日让甄十娘进将军府只是权益之计,却并不等于老夫人就能认下了她!马瑞秋的话一出口,空气顿时一静。

嗖嗖嗖,众姨娘目光俱看向老夫人。

出乎意料,老夫人眼睛却是一亮,“是啊,应该准备好蒲团。”她慢声细语地说道,“记的把地儿扫净了,仔细有沙子石子的咯着她。”

马瑞秋的话提醒了她,今儿那贱人来了就先让她在门外垫了石子的蒲团上跪二两时辰,现在想想,上次只吃闭门羹真是太便宜了她!

隐隐地,老夫人心里竟对甄十娘的到来多了一丝期待。

老夫人肯让甄十娘给她请安就是进了一步,至于让她遭点小罪,常言道,多年的媳妇熬成婆,哪家的年轻媳妇不都是这么熬出来的,相信沈钟磬也不会介意,见老夫人终于露出笑脸答应了,众姨娘也都舒了口气。

厅内气氛立时活跃起来。

付秀若有所思地看了楚欣怡一眼,暗道,“她是最反对夫人进府的,今儿怎么也帮着说好话了?”

楚欣怡心里却冷冷一哼。

好话?

她才不会替那贱人说呢。

今儿不让老夫人深明大义地容下她,明日众目睽睽之下发现她竟不顾将军府体面一直在外面行九流之术时,老夫人怎么会更加暴怒?

老夫人不暴怒的失去理智,又怎么能配合皇后娘娘杀了她!

……

祭扫了列位祖先,瞧见山上一群一群踏青游玩的人,沈忠信便提议,“左右都准备了午饭,去桃林玩一会儿吧。”小时候,每每来祭祖,他记忆最深的就是对面山后的那片桃林。

担心甄十娘身体不行,沈钟磬正想摇头,瞧见甄十娘看着漫山遍野的绿叶红花目光也亮闪闪的,不觉心一动。“她身体不好,一直就闷在祖宅里,一定更想畅游这美好的大自然风光吧?”用走的会累,他骑马带着她应该没事……就点点头,“好吧。”

那面沈忠信高兴地拍起手来。

一行人一直玩到下午才坐了马车往回返。

“……一定要吃寒食吗?”甄十娘心情极好,想起中午荣升备的都是枣饼、桃花粥之类的冷食,甄十娘就记起了古代吃寒食的风俗。

以往每年这时节正青黄不接,别说热乎的,她想吃寒的都没有。所以一直也没在意过这个习俗,今天撞上几拨出来踏青的家族,也都带了寒食,甄十娘恍然才发现,原来古代的大户人家这一天真的吃寒食呢。

“也不是……”沈钟磬摇摇头。“都是传下来的习俗,没有强制规定,是萧中堂怕踏青扫祭的人多,在野外生火做饭容易引起山火,才上书万岁下了禁火令,勋贵人家的内宅都悄悄生火做饭点蜡烛的。”笑着摇摇头,“只要别太张扬。被官府撞上晦气就好。”

甄十娘就想起以前看过的一首诗,日暮汉宫传蜡烛,轻烟散入五侯家,忍不住轻声笑起来。“看来哪个朝代都一样,只许官家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

只许官家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这形容的还真贴切。沈钟磬怔了一下,继而哈哈大笑。

“将军……”听到马车外一阵骚动。甄十娘轻叫了一声。

这个人,什么时候都我行我素做事毫无顾忌,不知道外面有一大堆人吗?

沈钟磬止住笑,看着甄十娘,“你这话还真形象……”正要逗几句,瞧见她脸色发白,神色不由一紧,“是不是中午的冷食不舒服?”

“不过偶尔一顿,妾哪有那么娇气了?”甄十娘笑着摇头,“是玩了一天,有些乏了?”一大早就起来,玩了整整一天,她这身体哪受得了。

就是前世她那健壮如牛的体质,和同事出去游一天回去,还累得躺在床上直挺尸呢,何况这一世她这风一吹就倒的身子骨,若不是沈钟磬处处不是抱着就是骑马带着,她怕是早就瘫了。

沈钟磬听了想也没想就把她抱了过去,让甄十娘头倚着自己胸前,“你先闭目养养神,一会儿到了府里就有热乎汤饭了……”

“将军……”甄十娘挣扎着要起来,“二爷他们都在外面。”

“怕什么?”

沈钟磬皱皱眉。

不是有车帘挡着吗?

正说着,马车吱呀一声停下来,甄十娘就势直起身。

“什么事儿?”沈钟磬挑起车帘。

“到上京了”荣升上前回道,“进城的人太多,排着队呢。”

甄十娘抬眼望去。

前面车水马龙排出去几百丈,都是踏青回来的人流,车仰马嘶的,偶然还有小贩穿梭在人流中,扯着嗓子吆喝,直是热闹非凡。

想到进了城就要入将军府,甄十娘没由来的一阵颤栗。

丑媳妇又要见公婆了,不知老夫人这次是不是还会像上次似的给她闭门羹吃?

想起上元节深夜把她撵出府外的经历,甄十娘嘴唇动了几动,有心求了沈钟磬让她去中堂府,萧老夫人是她磕了头认下的娘亲,女儿回娘家住也无可厚非,转念想到沈钟磬那超及的大男子主义和萧煜鳏夫的身份,话在唇边转了几转,到底咽了回去。

有沈钟磬在,他绝不会让她平白无故地去中堂府过夜。

静下心来,甄十娘幽幽叹息了一声,沈钟磬侍母至孝,既然决定依附了他,不管多为难,她都必须和老夫人搞好关系。只有和老夫人的关系缓和了,她才会取得沈钟磬更多的支持,才能为简武简文争取到更多的好处。

要知道,这个时代,生母不孝是会影响男人一生仕途的,不为别得,单只为简武简文长大后不被人指着脊梁骂他们有一个不孝的娘亲,她这次就少不得要委屈自己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