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晚餐与联欢活动同时进行,华夏一方提供了各种罐头和啤酒,部落则提供了烤肉、面饼和各种水果。

当然,烤肉不是那些乱七八糟的肉类,没有任何灵长类在里面,而是一整头野牛,宰杀分割后,架在火边,烤得脂香四溢,再用锋利的小刀割下烤熟的表层。

装盘后,撒上少许盐和一些本地特有的香料植物碎,主食是小麦粉煎成的薄饼,还有一些辣味酱汁可以选择,每人一大盘,然后自由手抓。

索马里人没什么餐具,能用盘子盛装食物已经是相当现代化。

若是放在以前,直接就用大片的树叶,自制的泥碗,甚至是石片,连陶器都做不出来。

至于叉子,勺什么的,纯属想多了。

不过华夏人这边早有准备,自带了不锈钢调羹和一次性的竹筷。

烤牛肉和索马里煎饼都是熟的,倒是不用担心卫生问题,配上盐和香料植物,无论是单吃,还是卷起来合着吃,又或是蘸上特制的风味酱汁,味道却是不赖。

部落首领在边上叽里咕噜说着,对踏着舞步越来越近的那些部落勇士不以为意。

“这是帕帕加娜部落战舞,勇士们会将自己最勇敢好战的一面表现出来,朋友会巍然不动,而敌人却会落荒而逃。”

文艺咖啡店清纯美女仆女制服写真

翻译刚说完,就听到那些勇士突然发出一声呐喊,齐齐刺出长矛。

附近爆发出一片惊呼。

尽管被近在咫尺的锋利矛尖所指,栾政Wei几人依旧面色平和的与部落首领谈笑风生。

他们这一行过来,只携带了两支步枪和四五支手枪,在进入帕帕加娜部落的时候,就交给了部落里的人暂为保管,同时也意味着将自己的安全完全交给了帕帕加娜部落。

“啊哈吼!~”

勇士们再次大吼,齐齐收回矛尖,一起重重踏地。

如果这个时候有人拔腿就逃的话,那些勇士是真的会掷出长矛,将对方当场扎死。

这是土著部落的风俗,保持淡定的是朋友,逃跑的就是敌人,死了也白死,打官司也没有用。

不止是在索马里,哪怕在非洲其他国家,一旦离开大城市,法律它就是个屁。

但是作为出席代表的栾政Wei等人却毫无惧色,他们并不是只有几个人,身后还有一支全副武装的华夏维和部队和一个强大的国家。

更何况帕帕加娜部落在当地算是小有名气,对于拥有泱泱人口的大国华夏人来说,区区村级的小单位虚张声势,怎么可能唬得住人。

“卧槽!小李,说那些老黑会不会真的刺出去。”

方才那一幕吓得司机老夏连手上的烟都掉了,一时间心有余悸。

栾政Wei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他们这些人恐怕也要危险了。

“不会,也不敢!”

李白不紧不慢的一挑拇指,宝剑出鞘三寸,势尽后靠着自身重量伴随着清脆的摩擦声再次回落,严丝合缝的归鞘。

嚓!嚓!嚓!

他不是手无寸铁,更不是待宰的羔羊。

湖西市剑阁开业时,赠送的这支大师级精品宝剑,哪怕没有开锋,还算不得利器,但是在李白的手上,无论有没有开锋,区别却并不大。

这帮土黑若是敢有任何轻举妄动,分分钟让他们去重新投胎。

非洲大陆不是华夏,索马里更是无法无天之地,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李白一旦动手,就不会有任何手软。

每次出国,李大魔头都会不由自主的放飞自我。

华夏的法律上并没有写不能在外国杀人放火,按照国际法律惯例准则,凡是条文没写的,都是允许的。

“这是以防万一?”

老夏打量着李白手上的大宝剑,却嗤之以鼻。

人家再穷的部落,都至少有一支或两支AK,最不济的还有手榴弹,谁还会用冷兵器厮杀。

即使是帕帕加娜部落的战士们,连多看几眼这支剑的兴趣都没有,根本就没放在心上,或许在他们看来,李白手上这支剑的实际威胁大致与木棍相当,没有人当回事。

毕竟利剑未曾真正出鞘,还没有人知道它的厉害。

“对,以防万一。”

李白诚实的点了点头。

神马枪啊炮啊的,在他手上的威胁性还不如这支剑更可靠。

出门在外,小心谨慎方为上道。

古今中外,有不知多少英雄豪杰,就在那些曾经不被放入眼中的小人物们手上阴沟翻船。

老夏摇了摇头,不以为然。

这会儿晚饭送到了,每人一个12寸的铁盘子,油迹麻花的。

老黑们肯定没有洗洁精,能用草木灰和开水泡洗过,已经是对得起这些远道而来的贵客。

他用筷子夹起一小片烤牛肉,放到鼻子底下谨慎的闻了闻,最后才塞进嘴里试着嚼了嚼,点点头,说道:“嗯!小李,味道还不错,是牛肉。”

然后用筷子拨拉着一片煎饼,卷着那些烤牛肉,蘸了酱汁,津津有味的品尝了起来。

味道虽然怪,却并不算难吃。

帕帕加娜部落十几个表演战舞的勇士就像群魔乱舞一般嗷嗷怪叫着又蹦又跳,连续几次虚张声势后,齐齐向华夏维和部队的代表们行礼,然后在戛然而止的沉闷鼓声与部落男女老少们的喝叫声中,依次退场。

接下来上场的是华夏人,来自装甲车连队的老司机,用二胡演奏《梁祝》片段,拉的是惊天地泣鬼神。

一年琴,三年萧,一把二胡拉一生,弦声凄婉,天然自带着悲怆之意,把许多老黑都听哭了。

黑人天生节奏感就强,还喜欢嘻哈爵士,想要把他们带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少人都听过小提琴版或钢琴版的《梁祝》,却不知道只有二胡才能真正演绎出《梁祝》的精髓。

或许是被骗了一把眼泪,帕帕加娜部落接下来的表演则充满了欢快的节奏。

与李白同属医疗队的外科医生骆权建的口琴《白桦林》和女护士周香玲的民族舞相继登场。

黑人们也都是个个能歌善舞,丝毫不逊色于阿三们。

整个联欢活动的气氛相当热烈,交替上场的节目对于双方而言,无疑充满了新鲜感的异国风情。

轰!~

毫无征兆的,被载歌载舞包围的篝火堆猛然炸了开来,无数火焰飞向四面八方。

“卧槽,什么情况?”

司机老夏依旧没有反应过来。

“是RPG!”

李白第一时间站起身,手中长剑带着鞘在身前一阵飞快拨挡,将迎面飞来的那些炭火全数挑开,没有一块落在自己和老夏身上。

至于别处,却是鞭长莫及。

刚才那些还在唱歌跳舞,欢快不已的黑人们当场被炸翻了一地,许多人身上甚至沾染上了火光,有人一动不动,任由火焰在自己身上弥漫,有人在地上打着滚,发出凄厉的惨叫。

那些乱飞的木柴大多都在燃烧中,最远的甚至飞到四五十米开外,直接点燃了好几座屋子的草顶。

现场一下子就炸开了锅,远处响起乒乒乓乓的枪声。

“敌人!~”“敌人!”……

越来越多的帕帕加娜人在叫喊,来回奔走。

突如其来的战斗降临到帕帕加娜部落的头上。

部落首领蛮卜阿鲁果拔出自己腰间的弯刀,还有一支手枪,高举双手,大喊道:“反击!”

他已经顾不上远道而来的华夏客人,全部心思都放在了迎击来敌上面。

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整个部落的子民都会被敌人屠戮一尽,帕帕加娜部落也将不复存在。

被之前气浪掀得东倒西歪的翻译连忙说道:“政Wei,打仗了!”

“全体上车,准备撤离。”

这倒霉催的,栾政Wei的脸色非常难看,但他还是下达了最正确的指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