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梦舟径直跑过了湖面上的石板路,站在竹屋前整了整衣衫,小心翼翼的跨过门槛,那扑面而来的青意,让他的情绪平静了少许。

竹屋内只有薛忘忧一个人。

他微微抬眼,说道:“外院里除了江子画那混小子外,你是唯一能够多次进入内院的人,如此毛躁,成何体统。”

李梦舟很是诧异,他明明在门外已经放缓了脚步,平稳了心情,怎么薛忘忧仍旧知道他是一路跑过来的?

因为薛忘忧是高手啊。

李梦舟只能这般解释,这貌似也是唯一的解释。

他讪笑一声,认真地欠身,行了一礼,说道:“老师莫要逗趣弟子,知晓看不见气海的问题可能得到解决,难免会有些激动,以后绝对不会了。”

薛忘忧微微点头,说道:“的确只是可能而已。”

“你因看不见气海,自然也无法理解气海,而你的气海确实与常人不同。别人的气海,就算资质很差劲,也终究能够看到一片水洼,亦或是溪流,而你气海内却是一片荒芜,如同干涸的沙漠。”

李梦舟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睛,倒不是杀死张崇时眼睛受伤落下的后遗症,而是因为薛忘忧最后那句话。

他的气海内是一片荒芜。

气海又怎么会如荒芜的沙漠?

青春期懵懂美少女卡哇伊日系棚拍写真

这在他的认知里是很难理解的事情。

看着保持沉默认真思索,却并没有什么过于不堪表现的李梦舟,薛忘忧默默点头,说道:“很多事情都是讲缘分的,你的气海被封禁,也许在表面上看,是一件很坏的事情,但如果换个思维,说不定也是你的机缘。”

李梦舟皱着眉头,疑惑的看着薛忘忧,说道:“老师此言何解?看不见气海,气海内又是荒芜一片,这算是哪门子的机缘?”

薛忘忧沉默不语。

如果是一开始,他的确也不能理解这件事情,但自从听过江听雨的怀疑后,他大概已经能够知晓,到底是何人封禁了李梦舟的气海。

这一切的关键都在于李梦舟究竟是不是来自不二洞。

若这件事情被证实,那么有能力也有理由这么做的,就只剩下不二洞的洞主李道陵了。

李道陵当然不会迫害自己门下的弟子,更何况是在不二洞面临毁灭的时刻。

不二洞的洞主李道陵是一个很强的人,至少在明面的认知里,他是强过江听雨的。

江听雨只是在五境朝暮中无敌,而李道陵却是能够破开朝暮,打开更高境界的大门,虽然最后失败了,但在修行上,李道陵要比江听雨走得更远。

薛忘忧是自认不如的。

他当然也不能理解李道陵在临死前,为何封禁了李梦舟的气海,但这或许是李梦舟能够存活下来的原因。

薛忘忧把李梦舟当做不二洞的弟子,便很容易能够推测出这个结论,虽然这个当做并非一定是事实,但薛忘忧可以认为这是事实,因为他实在想不到别的可能性,江听雨也不会随意去怀疑李梦舟,终究是有些依据的。

按照这个逻辑往下推算,李梦舟当年拜入不二洞的时候,年纪还很小,虽然不能推测出他到底有没有接触过修行,但很快不二洞便消失了,所有人都死了。李道陵想要保下这个不二洞唯一的传承者,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薛忘忧能够想到李道陵封禁李梦舟气海的最接近事实的原因便是,李梦舟的修行资质很高,若稍有意外,便会被那些导致不二洞灭门的幕后黑手察觉,从而斩草除根,而若只是一个毫无资质,且懵懂无知的孩童,便有很大的几率能够逃生。

当然,在薛忘忧想来,能够做到一夕间让不二洞消失的势力,必然心狠手辣,绝不会在最后生出恻隐之心,就算是一个毫无资质的孩童,也断然不会留下活口。

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或许是李道陵有先见之明,早有安排,又或许纯粹是李梦舟的运气够好,他终究是活了下来。

这便已经足够了。

所以薛忘忧觉得气海被封禁或许是属于李梦舟的机缘,倒也并非是胡说之言。

越是被压制的天赋,待得解封的那一刻,必然厚积薄发,不说一鸣惊人,也必会大放光彩。

看着对面李梦舟疑惑的目光,薛忘忧并不打算解释太多,只是说道:“这件事情需要你自己去理解,我能做的,便是给你找到机缘的钥匙,至于能不能成,便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薛忘忧也动过直言探听李梦舟身世的念头,但后来想了想,他选择了放弃。

不二洞当年的事情牵扯太大,李梦舟的身世若暴露,容易引来预料不到的轩然大波,这件事情最好还是装作不知道,静观事态发展的好。

且薛忘忧也不能确定这件事情,他不仅担忧会打草惊蛇,在李梦舟拜入离宫的那一刻,离宫剑院便已经很难从当年那件事情里抽身,他同样也担忧会得到不一样的答案,那样会显得他很愚蠢。

换句话来说,如果李梦舟的身世被确定,那么他出现在这里,对于离宫剑院而言,有好处也有坏处。

好处是,李梦舟能够被不二洞看中,必是惊世之才,日后所能达到的成就,都不能与离宫脱离关系。

坏处便是,那些隐藏在暗处,覆灭不二洞的势力,一旦察觉到李梦舟这个人的存在,必将会给离宫剑院带来灭顶之灾。

但薛忘忧觉得,这应该值得一赌。

细雪依旧飘着,相比于白天,雪色已经完覆盖了大山,殿宇上也仿佛被铺了一层晶莹剔透的雪色幕布。

江子画蹲在湖面上的石板路中心,想着自己要不要进屋,他不知道老师在跟李梦舟说什么,但没有老师的召唤,他也不敢随随便便闯进去。

在老师让他去找李梦舟的时候,就已经叮嘱他了。

薛忘忧很清楚江子画的脾性,若不事先提醒,他必然不管不顾,一定会来凑个热闹。

所以此刻的江子画颇有些郁闷,想着只是看不见气海的问题,又有什么不能听的?

“你在这里做什么?”

湖泊岸边的小道上,站着一位身穿月白色长衫的姑娘,虽然是剑院女弟子统一的服装,但是穿在这位姑娘的身上,却另有一番脱俗的气质。

她白皙的面容上,没有涂抹半点胭脂,只是描着淡淡的细眉,薄薄的嘴唇透着微微的红润,仿佛看淡一切红尘俗世的眸子望着江子画,哪怕是疑问句,她的脸上也没有丝毫表情出现。

江子画转过头,只望了一眼,便好像受到惊吓,慌乱的站起身,朝着那女子跑过去,很是恭敬的行礼道:“见过三师姐。”

女子微微颔首,再一次出声问道:“你不在外院好好修行,蹲在这里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江子画很是冤枉的说道:“我没有啊,只是老师要见一位师弟,我好不容易把人找来,所以在外面等着而已。”

闻听此言,她的眉头微蹙,眼中罕见的露出一抹异色,静静地看着江子画,说道:“这个时辰,除了内院弟子,老师从来没有见过其他人,那人是谁?”

江子画没有丝毫隐瞒,乖乖的说道:“三师姐久居内院,或许不曾听闻,咱们剑院今年的新生里,出了一个奇葩,半日观想入天照却看不见气海,但偏偏悟性很好,以最短的时间领悟了《融雪》,老师在帮他想看不见气海的问题,似乎有了些眉目。”

三师姐的脸上果然有着一丝疑惑,莫说剑院新招了什么人,她连今年山门大开的事情都不知道,但这些她并不在意,点了点头,说道:“我用的宣纸没了,你帮我取一些回来,直接送到我的院子里便可。”

江子画恍然,怪不得如今稀奇的在这里看到三师姐,原来是宣纸用光了,不得不走出屋门。

三师姐是一个很酷爱书法的人,为了写出一个好字,甚至可以不眠不休,练字时所用的宣纸数量自然是庞大的,在剑院里无出其右者。

要说在剑院里,江子画最尊重的人除了排在第一位的薛忘忧和仅此之的大师兄,便是三师姐了。

他在宁浩然面前,除了在重要的事情上,不敢妄言外,尚且能够我行我素,但是在三师姐面前,江子画就真的变成了一个乖宝宝。

倒不是说三师姐有多么可怕,但江子画总是下意识的感到有些发憷,这种感觉是莫名其妙的,或许是跟三师姐淡然的性格有关,总觉得不小心说出什么话来,就会倒大霉。

在江子画的认知里,三师姐的脾气绝对不像是她的表情一样温和。

尤其是在经过那件事情后。

于是在三师姐的吩咐下,他丝毫不敢怠慢,答应一声,便火急火燎的跑了出去。

三师姐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抬头看着老师的竹屋,缓缓移步走了过去。

此刻的薛忘忧正看着李梦舟,像是随意的提起了一个话题,举起酒杯,低头说道:“听说你这些日子常常出入温柔乡?”

李梦舟有些诧异,但还是回答道:“弟子初到都城时便受过虞大家一些恩惠,算是关系不错吧,所以有时间便去陪她说说话,弟子可绝对不是到里面找姑娘的。”

薛忘忧黑着脸说道:“你是不是找姑娘,关老子什么事。”

有些讪讪的笑了一声,李梦舟挠挠头说道:“老师还是具体讲讲怎么解决弟子看不见气海的问题吧。”

虽然李梦舟拜入了离宫,薛忘忧作为院长,帮助弟子解决问题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李梦舟还是充满了感激,有仇必报,有恩必还,是他做人的宗旨。

若薛忘忧能够解决他困扰的难题,对于李梦舟而言,如同再造之恩。

修行这件事情,对李梦舟意义非凡,能够开通气海,自然是打开了人生另一扇大门,仿佛获得新生,所以他第一次真正觉得薛忘忧看着是这么的顺眼。

幸亏薛忘忧不知道李梦舟心中所想,否则定要质问难道以前你这混小子都看我不顺眼么?

李梦舟回望着自来到都城后的所见所闻,整座雄城也貌似很平和,然而在这样的看似平静下,无数的勾心斗角,不见鲜血的厮杀,最主要的是那些鲜血并不被人知,这种暗地里的纷乱纠缠在一起,便使得这座雄城更似那饕餮之口。

在这样的大局里,尤其是李梦舟要做的事情,毅然决然要踏入局中的坚定,哪怕是最小的一个卒子也很难幸免,没有实力,便连一只蝼蚁都不如,总会有无数张网藏匿在看不见摸不着的地方,随时准备施行一网打尽。

李梦舟已经尽量让自己很低调了,但一直低调下去绝不是办法,必须在有限的时间,成长到超出有限的高度,才能在都城里占据一席之地,不至于被人随意抹杀。

在他一开始的计划里,便是考入离宫,成为修行者,继而开启《蚕灭卷》,如今成功考入离宫,却遭逢大难题,看不见气海,不能成为修行者,他的后续计划就只能搁浅,甚至无法再施行。

他隐忍了太长的时间,站在都城之中,在入局和出局的边缘试探,难免会让他偶尔有急切之心,虽然他每次都能极力压制住,但若久久不能打开气海之门,他的耐心必然会一点点耗光,到时必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即便他接触到了独属于离宫剑院的感悟神通,更身怀另外一门号称最诡异的《蚕灭卷》神通,然而在尚且弱小的时候,他是不能见阳光的。

在他的计划里,他需要更多的耐心。

而支持他的耐心不会被耗尽的关键,就是看不见气海的问题。

这件事情必须尽快解决,为此,他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既然已经成功踏出了第一步,他便没有了更多选择,自然也不敢更加不能去想那些凶险和困难。

他握紧拳头,抬头看着薛忘忧,让自己的心情再度变得绝对平静,然后等待着眼前这位能够改变他命运的大人物如何安排。

薛忘忧并没有让他失望。

“我姜国有一处气运圣地,名为千海境,乃是世间仅存的五大圣地之一,亦是唯一被皇室掌握的气运。因气运的争夺,自修行者第一次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便从未止息。

过往的黄金时期泯灭后,气运圣地仅存五处,明里暗里的争夺便更加严峻。但也因为气运圣地的减少,反而给这个世间带来了数百年的和平,毕竟没有人敢随随便便打破这个平衡。

你若能在千海境里待上一段世间,说不定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一份机缘,感悟到天地气运,强行冲破气海的封禁。”

闻听此言,李梦舟很是意外的说道:“可是在入门测试的时候,四师兄曾经打开过千海境,我也在里面待了一炷香的时间,并没有什么效果。”

薛忘忧挑了挑眉,说道:“千海境里的气运哪能随随便便就能领悟,那些出来后破入远游的人,只是因为接触到了天地气运,便已经有此机缘。

而你的气海被封禁,便阻止了你获得机缘,那只是因为一炷香时间太短,你若想冲破封禁,便必须在千海境里待够数天乃至数月的时间,这主要看你的悟性和毅力如何了。”

看着面色不太好看的李梦舟,薛忘忧知晓他心里在想什么,接着说道:“距离上次千海境的正式开启,已过两年之久,所以下一次开启千海境还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你曾经进去过的千海境并非是真正的千海境,而只是被传送到了千海境的大门前,但对于你们这样尚未跨过门槛的人来说,已经是莫大的殊荣。

正因如此,一炷香的时间便是极限,想要在里面待上数月,乃至几天都是不可能的,想要做到这一点,便是要多次进入千海境,时间累积起来便也够了。

但这件事情存着很大的危险,尚未开通气海的人,是无法接收天地气运长时间灌体的,所以进入千海境虽有可能让你冲破封禁,但也有很大的可能暴毙而亡,至于进是不进,便看你自己的选择了。”

薛忘忧默默的喝了口酒,说道:“你大可好好考虑一下,毕竟看不见气海,你最起码能够活着,若是出现意外,便是死定了。”

平静的看着薛忘忧,李梦舟没有考虑太久,甚至根本没有考虑,便坚定的说道:“我要进。”

薛忘忧没有说话,默默地倒酒,然后一口喝掉。

李梦舟上前一步,端起薛忘忧刚刚又倒好的酒,送进了自己的嘴巴里,长吐一口气,说道:“正所谓富贵险中求,机缘总会与凶险并存,千海境,我必须进,且也必须冲破封禁,成为修行者。”

薛忘忧错愕了片刻,一把夺过李梦舟手里的酒盏,恼怒道:“谁让你抢我酒喝的?好大的胆子!”

李梦舟也是愣了一下,撇嘴道:“喝都喝了,这么小气。”

薛忘忧吹胡子瞪眼。

他冷哼了一声,继续倒上一杯酒,放到嘴边,说道:“你修行的目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