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他刚刚发了求救信号,靠近自己的会赶过来救自己。

德古拉叔叔应该就在这附近,他不应该偷偷离开的。

很快外面传来了脚步声,简的心脏咯噔一下。

救援的人还没来,对方就已经搜查过来了。

【走,不用管我。】

他在她掌心快速写着。

许意暖摇头,道:“只有我进入那个房间,我是同伙,估计也跑不掉了。”

“厕所里面有人吗?”

保安喊道,看到最里面的隔间门是关着的,大步上前。

他敲了敲门,道:“里面的人出来。”

“再不出来,我可就要拆门了!”

冰肌玉骨少女沉浸在云朵般雪白的世界里

对方恶狠狠的说道,许意暖知道这次是逃不掉的了。

就在她心急如焚的时候,没想到外面传来德古拉低沉厚重的声音。

“小姐,在里面吗?”

另外,他带了人手过来,已经将卫生间围得水泄不通。

那纹身大汉没想到对方来头这么大,不禁心头一颤。

许意暖立刻打开隔间的门,将简扶了出来。

德古拉看到虚弱无比的简,心头一颤,立刻上前搀扶,发觉他的身子滚烫的吓人。

“小姐,这是……”

德古拉震惊无比的说道。

简立刻打了个手势,说自己被下药了,赶紧开个房间,他需要冷水澡败败火。

德古拉立刻把他带上了楼,而其余人一个都无法离开,全都被抓了起来。

她回头看了眼德古拉带来的人,统一的彪形大汉,好几十……将这小小的卫生间围得水泄不通,看着阵仗就好吓人。

德古拉将简带入房间,随后给他放了一浴缸的水,道:“小姐,身子虚弱……这样是不行的,要不我……”

德古拉的意思很明显,找个人为他服务一下。

简得知他的意图,俊脸一红,懊恼的瞪了一眼。

管家自知失礼,但依然建议,能为他家少爷服务,那是那女人前世修来的福气。

简做了手势,让他出去,半个小时后再进来。

他无奈的将他放在盛满冷水的浴缸里,满是担忧的看着,随后带许意暖离开,守在门外。

她有些担心:“简……这是怎么了?”

“小姐的事情不用管,可以离开了。”

德古拉没好气的说道,少爷之所以会这样,还不都因为她。

明明答应夫人,六根清净,不再想别的,可一听到她过来的消息,就开始蠢蠢欲动,实在按捺不下。

他央求自己,想要出来看看,不需要和她打招呼,只需要远远地看一眼就好。

他照顾简这么多年,看着他长大,知道他这一路走来心里很苦。

终日被囚禁在城堡里,不见天日,难得他找到一个志趣相投的小伙伴,能让他笑一笑。

他瞒着夫人的眼线,将他偷偷地带了出来。

但是他没想到,简一出来,根本不满足于看一眼,而是想要靠近许意暖,和她说说话,好好地玩一玩。

所以从出城堡的那一刻,简就开始打算如何逃离他,最终让他找到机会,偷偷地跑出来,没想到却被人盯上,出了这档子事。

许意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明白为什么他突然对自己这样恶劣,都不拿正眼瞧自己,是自己做错什么事了吗?

“那我……可以在这儿等她出来吗?她到底怎么了,是身体不舒服吗?”

“不知道小姐怎么了?”

许意暖闻言轻轻摇头,她是个黄花大姑娘,又没被人下过药,根本不知道简怎么了。

“算了,这件事和无关,赶紧离开吧。我无暇招呼,自从出现,我家小姐就事情不断。”

这话带着明显的指责意味。

她不禁有些难过,她明明什么都没做啊,刚刚还那么费心费力的将她救出来。

简不能走,也不能动,她很艰难的将她带出来,已经累得半条命没了。

可现在……

算了,不和大叔一般见识。

“那我……能跟她告个别吗?”

“不可以,许小姐,请。”

德古拉不客气的说道。

许意暖知道,自己要是再不离开,估计等会就要被请走了。

她无奈转身离去,有些不舍,也有担心。

她下了楼,顾寒州也赶了过来,看她无恙才松了一口气。

“没事吧?”

“怎么来了?”

“刷了副卡,我怕遇到了什么麻烦,也不告诉我。”

“没有……我只是帮了一个朋友,她遇到了一点麻烦。不过……我好像把事情搞砸了。”

她无奈的说道,有些垂头丧气。

“我不想管别人,只要平安无事就好。”

他将她纳入怀中,用力的抱着,一路过来眼皮子跳着不停,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还好她没事,不然自己真的会发疯的。

他本想带她回去,但她却摇头。

“我想等我那朋友平安出来。”

“到底是什么朋友?在曼尔顿认识的?”

她点点头,把自己如何认识简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出来。

顾寒州一听是女孩,不禁松了一口气。

她们足足等了四十分钟,德古拉才抱着简下来。

他冷的瑟瑟发抖,唇瓣苍白。

德古拉的面色不好,应该刚刚被他训斥过。

因为,他把许意暖赶走了。

这次要是不能好好聚一聚,下次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当他看到许意暖在楼下的时候,眼睛亮了起来,催促着德古拉过去。

他心不甘情不愿的走过去,立刻有人送来了轮椅,他将简轻轻放下。

随后,他弯腰敬礼,诚恳的说道:“刚刚对许小姐多有得罪,还请许小姐原谅。”

“没事没事……”她快速摆摆手,看着简,急忙问道:“怎么样?要不要去医院?的脸色很难看哎……”

他抓着她的手,手指微微颤抖,因为还有一点点药效,没有全部散尽。

【没事,不用担心。】

“都这样了,怎么可能不担心,好冷啊,我给搓搓。”她心疼不已的说道,抓着他的手,均匀小心的揉搓着,怕她疼着,更怕她冷着。

顾寒州看到这举动,不知为何,心里很不舒服。明明是两个感情很好的姑娘家,可是他为什么会不悦呢,恨不得拉扯过她的小手,让她只给自己一个人搓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