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炎的冲动让湛老不得不说出部分真相。

quot;我的妖族血脉与这蛇有关?杀了它放血给我吸收?quot;湛老的话让萧炎顿时停止了脚步,喜不自禁起来。

quot;可是这塔和妖族血脉相比,很难取舍啊。quot;萧炎马上想到另外一面,如果塔被毁了,损失可不比没有妖族血脉小,刚激起的兴奋立即又消了下去。

quot;还真是杞人忧天,我都说了这塔不是那么容易毁得了的。quot;湛老望着萧炎瞬间千息的变化,心里觉得还是蛮过瘾的,平时可难得见到萧炎在瞬息间脸色有如此多的变化。

quot;确定?quot;萧炎虽然相信湛老,可这塔对自己非同小可,再次确认地询问了一下。

quot;我确定。”

quot;可是按所说,它也就是突破到斗帝而已,为什么会这么强悍,连我四星斗帝的实力面对它都感觉一点把握都没有?”

萧炎听到湛老确认塔不会出现问题,大松一口气,但新的问题产生了,他不明白,一个突破斗帝的魔兽,为何实力会显得那么强?

quot;上古异兽乃是上苍的宠儿,跨一阶之力不能用常理来衡量,远古王者的血脉一旦觉醒,便有莫测之神威,否则为何要以天地规则如此限制,甚至不惜代价去扼杀?quot;湛老悠悠说道。

quot;不过言语方面最好注意一下,别左一口怪兽右一口怪兽的,不然到时可别后悔。quot;湛老又补充了一句,话语中带有淡淡的讥诮。

quot;不是待它突破之后就宰了它取它的血熔炼血脉吗?那还用得着客气?quot;萧炎不解,至于对一个待宰之兽这么客气吗?

quot;宰了它?呵呵,除非小子不想活了,或者打算与整个妖族作对。quot;湛老笑笑,很是神秘。

台湾嗲嗲女头戴蝴蝶结可爱清纯

quot;不宰?那我怎么熔炼妖族血脉?宰了它和妖族有什么关系?quot;萧炎糊涂了。

quot;小子,这可是妖族的圣蛇,是妖族的图腾圣兽,整个妖族对它的苏醒都会有极强的反应。小子若是够胆,就上去杀吧,我可不蹚这浑水,老夫一把老骨头可经不起整个妖族举一族之力追杀。quot;湛老瘪瘪嘴,说道。

quot;我靠,这个家伙来头这么大?那怎么办?我们还敢放它的血?我的妖族血脉不就泡汤了?”

萧炎被巨蛇的来头震住了,这么大的来头,如果不杀掉,难道还敢活放它的血来熔炼血脉?让它活着出去,被妖族知道了放了他们圣蛇的血,自己不是找死吗?

quot;这就放心吧。quot;湛老看到萧炎吃瘪的样子,心里禁不住有些开心,但是有些事情基于某些原因,又不想让萧炎过早知道太多。

quot;莫非赔礼道歉了它就会主动放血让我熔炼?哪有这么好的事情?quot;萧炎心里一百个不信。

quot;呵呵。quot;湛老笑笑,没有再做解释。

两人对话不过一小会儿的时间,就在萧炎打算死缠烂打追根问底的时候,那圣蛇见久久挣扎不出,怒了,绿光更加盛烈,身躯变得近乎晶莹透明,巨尾抡起,重重地拍在石壁上,拍出一条足有半米深的凹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