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怔,下意识的看向他:“怎么说?”

顾北辰沉默了半响,摇摇头:“具体的我也说不清,总之我感觉此事没有那么简单。? w?”

“算了算了……”乔忘尘忽然道,“反正那方大小姐已经死了,至于是怎么死的我们也无从查证,毕竟当时他们屋子里也就只有她和那宋艳丽两个人,再怎么说,那宋艳丽也不会杀掉自己的亲生女儿啊,毕竟她女儿也不是昨天才瘫的,既然她已经辛苦的照顾了她女儿这么久,她也没理由现在突然就对她女儿下狠手对吧,所以说不定她女儿真的是自杀的。”

“那宋艳丽有没有说要跟我们回去指证那贺重生?”顾子涵沉声问。

顾北辰摇摇头:“她还没有答复,我们也不好多问,毕竟她女儿死了,她看起来也很悲痛。”

乔忘尘道:“我们还是先别管那方大小姐是怎么死的吧,只要那宋艳丽肯跟我们一起回去指证那贺重生,我们也不算白来一趟。”

我忧心忡忡的朝宋艳丽家的方向看了一眼,沉声道:“现在方大小姐已经死了,宋艳丽看起来很憎恶我们,觉得是我们的到来害了她女儿,所以……所以我有些担心,她不会跟我们一起回去指证贺铭。”

“等等看吧。”顾北辰拉着我的手,低声道,“这事起码得等到方大小姐下葬后才能知晓结果。”

我点了点头,心事重重的看着眼前的村落。

我真的没有想到那方大小姐会突然死了,若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那么我和顾北辰大概真的不会找到这个地方来。

因为现在那方大小姐突然死了,宋艳丽也没有给我们答复,所以我们也只能先等等看。

中午的时候,我们又搭好了帐篷。

丸子头邻家美眉醉人甜笑吊带短裤秀牛奶肌写真图片

乔忘尘和顾子涵留在帐篷这里照看小安和念念。

我和顾北辰则再度去了宋艳丽的家,看看她需不需要帮忙。

中午时分,我和顾北辰再度来到宋艳丽的家,一眼便看到堂屋中央的那张桌子已经不见了,反而多了一口暗色的棺材。

宋艳丽跪在棺材钱默默的烧纸,屋里还有几个人,应该是村里的村民。

那几个村民,有的上前劝她要注意身体,有的叹息着摇头,喃喃道可怜。

我和顾北辰走过去向那方大小姐祭拜了一下,随即默默的站到一旁。

宋艳丽心中或许是真的很悲痛,此刻再看她,我发现她的眼睛都已经哭肿了,眼眸里尽是悲伤和痛苦。

虽然她这个人一开始给人的感觉是不太好相处,而且还有些奇怪。

可此刻看她这般悲戚可怜,我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那些个村民便渐渐散去了,临走时纷纷劝宋艳丽看开点。

宋艳丽直抹泪,没有说话。

村民走后,堂屋里一瞬间便安静了许多,而这份安静中却萦绕着一抹悲戚和诡异,让人心里悲伤的同时,又有些发凉。

大概是因为屋子里放着一具尸体的缘故吧。

我和顾北辰一直都沉默的站着,因为此时此刻,我们实在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有时候,任何安慰的话语,在此刻都会变得无力。

宋艳丽也没有说话,一直都跪在棺材前默默烧纸。

不知过了多久,那宋艳丽终于开口,声音没有什么起伏,却透着一抹哀默:“你们很希望我跟你们一起去指证那贺重生,对么?”

顾北辰沉默了半响,低声开口:“你若是不愿意,我们也不会勉强你,至于令千金的事情……我们很抱歉。”